最近看了"葉問",覺得片中有蠻明顯的恐懼並醜化北方人(也就是大陸較北方省份,說普通話的人)的意識形態,相較於最近香港電影潮流中一些與大陸合作交流日益頻繁且片中角色多為正派主角的影片很不一樣(如長江七號),即使是杜棋峯"大事件"片中惡徒雖為操普通話的大陸人,劇情中也透露出編導對他們的同情.
"葉問"感覺上又回到以前"省港旗兵"時期對"大圈仔"的恐懼與醜化,由於這部片算是香港最近賣座很好的片子,不知道在社會分析上有否其特殊的意義?
由於正巧我在1997年及最近五年每年都去過香港,可以感覺岀一些香港人(當然是指我所接觸到的人)對講普通話的人在態度上的一些微妙的變化,我自己的感覺在97年時這個問題對香港人並不存在,我們觀光客也不會期待對方會懂普通話,但最近幾年則一直有一點感覺到香港人對講普通話的人的一種敵意及輕視,如果想要有好一點的服務及回應,說英語會得到極大的差別待遇;普通話也不是非常普及,計程車司機仍有完全聽不懂的,令人有點訝異.
這種現象好像持續到了前年仍沒有多大的不同,直到今年二月我再度到香港時,很明顯感受到普通話的使用普及率增加了,大家對講普通話的人態度很友善也很親切熱心,在街上用普通話問路得到的回應就好像再台灣老外用英語問路得到台灣民眾的熱心回應一樣.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因素,也許語言要植入一個地區就是需要這麼久,也可能是大眾傳播媒體(如電影)終於慢慢塑造岀香港人心中可以接受的"講普通話的人"的友善形象.
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也可能以偏概全,所以我會對"葉問"中的"北方人大壞蛋"所透露出的訊息有點敏感及憂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risa泰瑞莎 的頭像
Terrisa泰瑞莎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