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lack and white photo of Thomas in a book shop, he is wearing a suit with a white spotted bow tie.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上一篇關於"星際效應"的文章講了許多硬梆梆的物理知識,這一篇要講軟性一點的東西,補記一下片中另外一個將觀眾吸引進戲院的文學因素:那首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飾演的布蘭德教授一唸再唸的詩"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相信很多觀眾在看預告時心中都有小小地被感動一下^_^)。

這首詩是出生於英國威爾斯的早逝詩人狄倫湯瑪斯(Dylan Thomas, 1914~1953,只活了39歲)的代表作之一,寫於他在1950~1953的旅美時期,是為了他即將過世的年邁父親所寫的。所以詩中的第二句就是"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ge at close of day",有點像是我們在馬偕醫院的LOGO中可以看到的馬偕醫師名言"寧願燒盡,不願銹壞"的意思。

這首詩已經被用在許多小說、電影、電視、廣播、歌曲之中,您若有興趣的話上網GOOGLE一下就可以發現許多資料。我個人是在小說"Crossed(配對)"的首頁上看到這首詩的。

預告中布蘭德博士念著這首詩的背景旁白搭配上太空人出生入死的壯觀畫面,實在非常具有煽動觀眾情緒的效果。

可是實際在影片中,這首詩出現了約三四次,除了第一次搭配太空船升空時的段落有正面激勵人心的意義外,其他幾次出現的時機、次數卻讓觀眾感到有點尷尬,甚至於最後還有點負面意義的感覺。

以下有小雷------------

因為劇情後半段有點將布蘭德教授塑造成一個略為恐懼衰老與死亡的、自私無大愛的老人,加上反派科學家麥特戴蒙露出真面目後還向主角馬修麥康納再提了一次這首詩,讓這首詩在這部片中變得有點諷刺性。

不知道編導如此設計的用意何在?

而影片最後的結局,編導將讓僅存的兩個最老人類獨自生活在遙遠的星球上(124歲的馬修麥康諾,還有應該年紀差不多的安海瑟薇,其他曾經有過超高速飛行被重力影響時間的配角太空人都死光了)。那裏的時間因重力力場因素膨脹,可以想見兩人將維持青春長壽。

不知道這是不是編導對於這首詩中的第三句"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的詮釋?將這種對抗衰老成功的人與正常人類隔離?

我個人看過全片後是比較傾向於導演運用這首詩可能還是以創造影音美感與氣勢為考量,也許我們就不必深究這首詩在片中出現的含意了。^_^

不過這首詩作本身還是很美的,值得欣賞,人終將一死,就看拿甚麼心態來面對。以下是在網路上找到的詩作原文及中文翻譯,請參考:

以下資料來源:(憂戚之山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korn31910/post/1313021652)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別溫馴地步入美好的夜


別溫馴地步入美好的夜,
晚年應在遲暮時燃燒並咆哮;
憤怒,憤怒地抗拒瀕死光焰。


縱然智者在大限時知悉黑暗合乎倫常,
因他們的語言再也無法叉出雷電,他們
拒絕溫馴地步入美好的夜。

行善者,在最後的浪潮旁,泣訴曾如此璀璨光明,
他們翩舞於綠色海灣的脆弱言行,
憤怒,憤怒地抗拒瀕死光焰。

狂人們,飛行時追逐並歌誦太陽,
他們省悟,已太遲,在途中哀傷,
別溫馴地走入美好的夜。

死者,臨終時以迷茫的視線張望,
盲目仍可像流星一樣燃燒並雀躍,
憤怒,憤怒地抗拒瀕死光焰。

而你,我的父親,於哀傷之高潮,
咒我,佑我,以你驚懼的淚,我禱告,
別溫馴地步入美好的夜,
憤怒,憤怒地抗拒瀕死光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不是維持青春長壽、抗衰老
    是時間流得比較慢
    而其他人類照原來的時間走
    用地球的時間來算他們的年紀
    但是他們其實沒有活過那麼久
  • Hi, 訪客,
    謝謝留言與指教。^_^
    他們的確沒有活過那麼久,不是身體真正衰老,但對地球上的一般人來說,大概就像是長生不老了。
    劇末年邁的女兒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望著盼了七十幾年才再見面的年輕父親,卻催促他離開,她的反應是很令人費解與好奇的。
    不過也許只是因為影片片長已經實在太長了,編導沒辦法再仔細闡述他們的想法而已。
    歡迎常來交流。^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1/12 09:12 回覆

  • 阿紅
  • 因為劇情後半段有點將布蘭德教授塑造成一個略為恐懼衰老與死亡的、自私無大愛的老人

    這部分我覺得有誤
    老教授 努力把人類的生命 帶到另一個星球 重生
    這算不算是自私
    讓一堆人幫他 沒告訴他們真相 這裡是他的糾結
    留在地球面對死亡
    只是臨終懺悔 他騙了大家
    他們執行的只是b計劃
    a計劃 從來都只是謊言
    (a跟b可能有誤)

    老教授 應該是無私 無畏

    人類生於地球 不該在地球終結
    他只是懷抱這樣的信念
  • Hi,阿紅,
    謝謝留言與指教。^_^
    其實對這個角色的定義,我覺得您的看法也通。只是我在墨菲指著黑板質疑教授一直在繞圈子那一幕,看到他坐在輪椅上,有個一閃而逝的鏡頭,讓他看來似乎很羨慕墨菲。然後又是一直念首詩,覺得他也許不是那麼超然偉大。他畢竟也是個老人了。
    只是墨菲對他的激烈批評,感覺很奇怪。
    不過您說得也有道理。^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1/14 09:38 回覆

  • 豪仔
  • 老教授把這首詩當座右銘,即便臨終前也不忘講,而臨終前他所見到的景象應該是女兒的身影,可見他除了為人類著想外,另一目的也是希望女兒能夠活下去,雖然他早就解出方程式但因還有其他變數存在而無解,只能不斷迴歸假裝試驗,所以當男主角女兒提出質疑時,他抱著愧疚之心不願面對選擇逃避,寧願去錄相給女兒說話,直到臨終前才說出真相...

    當博士得知教授死訊與說出真相時,男主角執意要離開返回地球,使得博士展開暗殺計劃,那時博士拿教授座右銘來諷刺以凸顯其黑暗面,還賣弄一下人死前的景象知識來呼應前面的教授,顯示出編導的作品除了講故事外還有探討人性的一面

    同樣的,年邁的女兒初見其父親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但回歸到理性面,又想起了過去對父親的誤解與愧疚,在簡單的感謝之後,向已經歷不同時空的父親提示他所應該去的地方,畢竟時間是不等人的~
  • Hi,豪仔,
    謝謝再次留言。^_^
    這幾個地方我還是覺得編劇編得怪怪的啦!可能是片長太長、時間不夠了,所以沒有辦法好好詮釋吧!
    還是一樣,歡迎常來交流。^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1/24 09:47 回覆

  • 訪客
  • 許多人對於這首詩,皆為猜測這首詩所隱射的是個人的心情或是教授擔心自己老去。但整首詩在其中,我相信真正的寓意卻在於討論人類的命運。

    在當下,資源科技有限的人類別無選擇地必須走入滅亡的命運(good night)。
    但是,整個計畫卻是人類對於滅亡的最後的怒吼(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機會很小,能求的也只是人類的延續。年老的博士對應了衰退的人類文明即將滅亡所可以做的選擇。這是他的矛盾,他也可以要求女兒在地球上陪他一起走完人生的路。但是他面對人類存亡所做的選擇,卻是用謊言維繫信心,但是用盡最後的資源抓住人類的最後一個生存的機會。

    但是麥特戴蒙,在引用博士的詩的時候,想說的卻是,他知道人類即將滅亡,他直接放棄地球,只求"自我"生存的機會。同樣在面對臨死的困境抉擇,他用謊言為自己求生。並且用博士的價值觀來合理化自己的求生原因。

    這也是諾蘭刻意的對應比較。到底是人求生的意志推動人類的生存,還是因為愛推動人類的生存。在面對死亡的過程中,什麼才能夠激發人類真正的價值?

    會到這首詩,這是一首面對死亡的詩;也是一首面對父子關係的詩。多重對應一直是諾蘭的拿手好戲。
  • Hi,訪客,
    謝謝您的留言,也謝謝您精闢的見解分享。^_^
    看電影常常可以看出自己的心情寫照,所以常常每個人的詮釋都不同。很謝謝您分享您對諾蘭運用多重對應的看法。
    其實我也很好奇這首詩的作者狄倫湯瑪斯寫這首詩時的環境狀況,除了他父親面對死亡的問題外,他自己的經濟狀況好像也很不好。要是有時光機,我還真想去看看他寫這首詩時心裡在想什麼?^_^
    歡迎來交流。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2/02 15:47 回覆

  • 豪仔
  • 關於父女見面的場景,觀眾可能覺得時間有點倉促,因為是從男主角的視角去融入,但是片中該交代的也都有交代,撇開劇情部分,女兒在與父親離異後,一直投入研究到破解重力場的奧秘後才開始自己的人生,而那時間也超過60年有了,即便見到夢寐以求的父親(將近90年不見),父親容貌不變但感覺卻比較像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雖然不捨但彼此的經歷已大不同,對於女兒的態度轉變,做父親的難免會有些彷徨失措,畢竟女兒已有自己的人生與子女成群相伴,在她人生的最後當然還是會以她現實中陪伴最久的家人為主,因此也鼓勵父親去尋求自己人生的下個階段,不該還活在過去的愧疚中...

    而男主角最後出發去尋找布蘭德博士,兩人雖然年齡相仿,但是男主角還進入過黑洞,在其重力場影響較久的情況下,博士的年紀可能比男主角大一些了~
  • Hi,豪仔,
    謝謝您再度留言啊!^_^
    我個人是一直覺得劇本把他女兒的氣憤與不諒解描寫得過度誇張了些,這麼強烈的情緒到最後卻很簡單地收尾,總是很怪啦!
    歡迎常來交流。^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2/02 15:50 回覆

  • crystalapple
  • 你寫得很棒, 一點點小小意見。
    我覺得布蘭登教授並不自私, 只是他看得是長遠面, 沒有去想過Plan A成功的可能性, 所以只好一直欺騙眾人至少能成功完成Plan B.
    真正自私的應該只有曼恩。
  • Hi,crystalapple,
    謝謝您的留言。
    我想老教授的行為用"自私"來形容可能大家會比較反感,所以也許您的說法也是不錯的。多謝指教。
    歡迎常來交流。^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12/04 01:05 回覆

  • 訪客
  • 麥特戴蒙把他幾年前演的天才雷普利的梗又放在曼恩的角色裡。庫柏因曼恩破壞了太空船所以就勇敢進入黑洞挑戰時空不可回溯的假設。所以布蘭德的詩是有用的。只有曼恩誤用了。
  • Hi,訪客,
    謝謝您的留言。:)
    天才雷普利的情節我有點記不清楚了。><謝謝您分享對這首詩與劇情的解讀。
    歡迎常來交流指教。:)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7/07/07 2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