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tcn24923042_0001  

今天是11.11光棍節,早上看新聞報導,許多網路購物商城今天的營業額不到一小時就破了整個月的業績記錄。雖然我不明白光棍節為何會跟網路購物扯上關係^_^,不過「光棍」和「金錢」這兩個詞彙倒讓我想拿來作為今年金馬獎入圍國片介紹的開場。^_^

 

下週六(11/21)就是金馬獎頒獎日了,今年入圍的五部國片分別是『塔洛』(中)、『醉生夢死』(台)、『踏血尋梅』(港)、『刺客聶隱娘』(台)、以及『山河故人』(中)。仔細想想,這五部片的內容還真的都跟「光棍」與「金錢」有點關係

 

這裡就先從最為相關的『塔洛』介紹起。為什麼說是最相關呢?因為簡單來說,『塔洛』給人的最大感觸就是:有錢的光棍小心啦!^_^

 

當然這是玩笑話,『塔洛』是一部藏語黑白電影,導演萬瑪才旦是位藏人,有西北民族大學與北京電影學院的學歷,他是先從發表文學作品開始逐漸成為電影人。他的電影作品都是與藏族生活題材有關,不過我只看過這部『塔洛』,所以就只針對這部影片討論,不涉及其他的作品。

 

台灣的金馬獎最佳影片提名大概有個全世界都沒有的特色,那就是一般觀眾很難從地方院線上映管道看到全部的入圍影片。我個人是不知道這樣的提名與上映分歧現象要如何提振國片的素質與票房啦!反正大家就只好自力救濟能看到幾部算幾部了!我這次是專程到台中參加金馬獎觀眾票選的放映活動,才有機會一次把五部片全部看過。

 

這部『塔洛』我想以它既是藏語發音、又是黑白片、既沒有大明星、又沒有刺激劇情的種種因素加起來看,恐怕在台灣上院線的機率不高,能看到的觀眾大概少之又少,所以我的介紹也就不用考慮爆雷,多做一點故事介紹吧!

 

塔洛是片中男主角的名字,他是個藏族牧羊人,影片一開頭就是他以令人驚奇的記憶力將毛澤東一大段毛語錄一字不漏完整背出的特寫畫面,語錄的內容主要是說「要為人民服務、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人要死得有價值」之類的。這個段落不短(大概有數分鐘吧),幾乎毫無剪接修飾的直播鏡頭考驗著觀眾的耐性。

 

當我們這些對毛語錄不熟的台灣觀眾正有點呵欠連連時,影片的鏡頭終於從塔洛的臉上特寫拉開進入背景,原來塔洛人是在地方村公所裏,他大老遠從山上來到村裡,因為所長要他來拍辦身分證的照片,但他來晚了,只能再大老遠跑到城裡的照相館去拍照。

 

在這個段落中塔洛與所長的對話很有意思,從毛語錄中提到的司馬遷聊到塔洛不明白辦理身分證的目的何在,我們也從這一段對談中,知道塔洛從小時候成為孤兒後,就到山上放羊,現在的年紀也大約是步入中年了,仍是「光棍」一個。

 

這一段點出了影片的主題,塔洛唸出那長長一段毛語錄不是沒有含義的,導演既諷刺了黨並沒有「為人民服務」(所有行政流程從不考慮便民)、也對於塔洛能不能以一個「好人」的身份死去、死得「重於泰山」的結尾埋下了伏筆。而藏胞到底需不需要一個中國政府可以拿來辨識身份的身分證,更在之後成了電影中很重要的隱喻。

 

塔洛到了城裡,在照相館裡等拍照,順便看了一對新婚夫婦來拍照的過程,簡陋的佈景是各地風景地標的放大照片,有天安門廣場、甚至還有紐約,對照出從來沒踏出過縣城範圍外的塔洛(以及大部份的百姓)心境的對比。

 

輪到塔洛時,攝影師嫌塔洛頭髮太亂,要他到對面理髮店去洗個頭。塔洛在理髮店讓年輕貌美的老闆娘給套出了自己(如果賣掉放牧的羊群)所擁有的財產不少(雖然塔洛一直強調真正屬於自己的羊只有三成),於是塔洛就進到美人計裡了。

 

接著,我們觀眾旁觀老闆娘的心機與手段是蠻清楚的,她拉塔洛去唱卡拉OK、投其唱藏族情歌所好、利用美色溫柔獻上關懷,甚至許下要他賣掉羊群可以共遊世界的願望。不過塔洛也不笨,雖然他感受到未曾有過的欲望與情感,但他也是有防備心的。

 

不過在塔洛回到冰天雪地的山上,面對荒涼的山野、孤單簡陋的小屋、以及每晚必須預防野狼咬死羊隻的身心疲憊狀態下,這樣的防備心,也難免慢慢鬆動了。原本我們雖然知道他是個牧羊人,但是不知道牧羊人的生活是這麼艱苦。導演在這一段非常寫實地詳細記錄了藏族牧羊人的生活形態,應該可以算是這部影片除了劇情片的藝術成就外,還多了記錄時代人物生活的貢獻。

 

最後羊群被野狼襲擊的損失加上羊主人對塔洛的羞辱,原本單純毫無雜念的「好人」塔洛,終於成了「壞人」。是什麼讓他成為「壞人」?「壞人」的定義又是什麼?都是這部電影裡會讓人想一想的東西。

 

導演沒有拍出塔洛賣了所有羊隻侵吞別人財產的過程,只拍他坐在理髮院的座椅上,拿出十幾萬人民幣給老闆娘。老闆娘要他剔掉留了一輩子的「小辮子」以免引人注目,影片在這裡有個極長的靜止鏡頭,靜靜地記錄著塔洛去掉長髮、成為光頭的經過。當然其中象徵「藏族純樸精神已無法留在現代物慾橫流的人心社會裡」的意思相當明顯。

 

當晚老闆娘對塔洛虛與委蛇一番之後,隔天塔洛酒醉清醒,就發現理髮院裡已經人去「金錢」空了。塔洛回到地方公所裡,所長要他再背一次毛語錄以娛樂大家,但他卻再也背不順了。一方面他的絕對淳樸已經離他而去,一方面他在自己心裡已經判定自己是個「壞人」,不能死得像泰山一樣重、只能像鴻毛一樣輕了。

 

同時塔洛的身分證辦好了,但是塔洛的光頭卻與證件上的照片不像,所以所長要他再去城裡拍照重辦一張。影片的最後一段拍著塔洛沒有去城裡、卻在回到山裡的路上摩托車故障,塔洛推著車子走了一段路之後,在手上引爆了他原本用來驅趕野狼的爆竹火藥。

 

影片就在爆炸聲中畫面全黑、嘎然而止。

 

這部片有一些溫和的政治與社會議題控訴(政府的官僚、資產階級的剝削、城鄉差距),也有一些值得沈思的問題。片中最重要的主題,大概是塔洛的疑問:「為何要辦身分證?我知道我自己是誰、身邊的鄉親也都知道我是誰,不就好了?

 

塔洛原本無憂無欲的心性,就是為了辦一張「讓別人可以認得你」的身分證而全面改觀。然而這個「別人」不僅不是與自己攸戚相關的鄉親、甚至不是個有實質意義的「人」,而只是隸屬國家的一種辨認機制、而且是有權力威脅性的辨認機制。也許導演對這種身份認同的問題,已經有了昭然若揭的答案了。

 

雖然我在觀影時覺得這部片不是一部會讓人想一看再看的電影(因為實在有點悶),觀影後的情緒也沒有很大的波瀾。但現在寫心得時才發現其實它想講的東西很多(當然不只是「光棍」有了「金錢」就容易被壞女人騙這麼簡單^_^)、故事也不是如同第一印象般那樣陽春。飾演塔洛的西藏文人西德尼瑪演技自然,是這部影片平實的畫面中可以吸引觀眾注意力的很大因素。

 

這部片在我個人心中的排名是五部中的第三名。下一篇就來介紹張作驥導演的作品「醉生夢死」,片中當然也少不了「光棍」與「金錢」,敬請期待。^_^

 

MyScore:8.2(適合喜愛觀摩各類型影片、不怕悶的觀眾)

(1-10分,7分以上可以一看,8分以上值得進戲院觀賞,8.5分以上不看可惜,9分以上不容錯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