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men32884018_0013  

延續上一篇介紹,馬克白在迷信女巫預言加上馬克白夫人色誘慫恿之下,終於殺了國王鄧肯,嫁禍給侍衛,弒君篡位成了蘇格蘭國王。他當上國王後,他們夫婦的生活是否稱心如意了呢?讓我們繼續往下看吧!:)

 

馬克白當上國王後,對女巫當初預言「另一位將軍班珂的孩子將來會當上國王」這一點非常擔憂,覺得自己犯了弒君大罪永遠受良心譴責到頭來卻是讓班珂的兒子得利,相當不甘心。所以馬克白決定要將班珂父子剷除。

 

當他吩咐好刺客行兇之後,回到寢宮,馬克白夫人不知道馬克白的心性已經變了,以為他還在為殺害鄧肯憂心,勸他放寬心,她說:

 

無法補救的事 也就不必放在心上 Things without all remedy should be without regard.

幹了的事就算干了 What's done is done.

 

但是馬克白對班珂的計謀令她吃驚,他說:

 

寶貝兒 在你為這行動鼓掌喝彩之前 Be innocent of the knowledge, dearest chuck,

就不必知道了till thou applaud the deed.

我的腦子裏好似滿是毒針在刺著 Full, full of scorpions, is my mind.

我的話讓你吃驚了吧 Thou marvell'st at my words.

可你要保持平靜 Hold thee still.

以不道德開始的事情 須以罪惡來支撐 Things bad begun make themselves strong by ill.

 

馬克白言下之意似乎有怨懟當初被慫恿弒君的意思。當馬克白夫人開始意識到馬克白也許將展開殺戮時,她想如法炮製,再度以女性魅力來左右馬克白的意念,但這次卻遭到馬克白完全的忽視、甚至是輕蔑,與先前刺殺鄧肯前兩人間的溫情親熱完全是天差地遠的感受。

 

馬克白夫人在羞辱之中,以受挫悲傷的眼神演出了預知悲劇即將來臨前的恐懼。這一段是原著劇本中所沒有的,也是我個人覺得全劇最成功的改編處。這讓馬克白夫人後來的發瘋夢遊有了合理的起始源頭,也讓一向在這齣莎翁名劇中擔任罪惡根源壞女人的馬克白夫人,有了更具體與令人憐憫的表述機會。瑪莉詠柯蒂亞能有機會演出這樣史上唯一如此詮釋的馬克白夫人,實在很是幸運。

 

劇情進展到班珂父子被襲擊,接著是宮中的晚宴。馬克白因為知道班珂雖然被殺,但班珂之子已經逃走,頓時氣結心神恍惚,在宴會上兩度看到班珂的鬼魂、開始瘋言瘋語。馬克白失常的言行讓馬克白夫人不得不解散晚宴,馬克白夫婦通往瘋狂的悲劇之路也開始展開。馬克白身心俱疲之下再度去尋找女巫問卜之前說了一句名句:

 

眼下我雙腳踩進了鮮血中 要是我不再涉血而進的話 I am in blood stepped in so far that, should I wade no more,

回頭路同樣是索然無味 returning were as tedious as go o’er.

 

(PS.這句話大概是天下犯罪者最愛的台詞了。)

 

然而女巫們的回答很令馬克白滿意,她們說:

 

馬克白是永遠不敗的 Macbeth shall never vanquished be.

除非大伯南的樹林跑到了Until Great Birnam Wood to high Dunsinane Hill

高高的鄧錫南山上去 shall come against him.

你要殘忍 Be bloody,

果敢 堅毅 bold, and resolute.

不屑一顧地嘲弄人類的力量 Laugh to scorn the power of man,

因為凡是女人生的都不能傷害馬克白 for none of woman born shall harm Macbeth.

 

既然女巫們都這麼說了,馬克白就真的開始殘忍起來,他說:

 

地獄是陰冷的 Hell is murky.

事情既然干了 就算干了 What's done cannot be undone.

 

馬克白將反對他而逃到英格蘭去的大臣費夫領主麥克道夫全家上下妻兒老幼全部殺光,最後引起麥克道夫與馬爾康帶英格蘭援兵大軍前來討伐。

 

原著劇本中在麥克道夫找到馬爾康之後,馬爾康為了試探對方是否是真心要反對馬克白(而不是馬克白設計的陷阱),裝瘋賣傻有段精彩的對話,可惜電影中礙於主題不需枝節分散,將此段刪掉了。

 

馬克白四面楚歌之際,敵方戰營中有傳言:

 

他無法控制自己一團亂麻的心緒 he cannot buckle his distempered cause within the belt of rule.

聽命於他的人Those he commands

只是聽命而已 move only in command.

並非出於愛戴 Nothing in love.

現在他真的感到 Now does he feel

他的頭銜已在他頭上鬆動 his secret murders sticking on his hands.

 

(PS.這段話放在現代用來描述不得民心的領袖也十分貼切。)

 

再來鏡頭轉到馬克白夫人身上,這一段就是全劇中最著名的馬克白夫人夢遊記了吧!馬克白夫人每晚在夢遊中洗手之外,還說了很長的台詞(我想她的女僕心臟很強,夜深人靜聽到這樣的碎碎念還沒被嚇個半死^_^),她說:

 

這兒還有一點血跡 Yet here's a spot.

去掉 該死的血跡 Out, damned spot!

我說 去掉 Out, I say!

地獄是陰冷的 Hell is murky.

呸 我的陛下 Fie, my Lord!

呸 Fie!

是個軍人還害怕? A soldier and afeard?

既然誰都拿我們沒辦法 What need we fear who knows it

我們還在乎人們知道這件事嗎 when none can call our power to account?

可誰知道 Yet who would have thought

那老頭會有這麼多血 the old man to have had so much blood in him?(PS.這裡可以呼應電影中將馬克白刺殺鄧肯的畫面拍得如此血腥的用意)

費夫領主有過一個老婆 The Thane of Fife had a wife.

現在她在哪兒 Where is she now?

什麼\ What?

這雙手就永遠洗不乾淨嗎 Will these hands ne'er be clean?

算了 我的陛下 No more o' that, my Lord.

算了No more o' that.

你這麼一驚一乍的 把事情都搞糟了You mar all with this starting.

還是有血腥氣 Here's the smell of the blood still.

所有阿拉伯香料都薰不香這雙小手 All the perfumes of Arabia will not sweeten this little hand.

洗洗你的手 Wash your hands.

 

馬克白夫人的瘋言瘋語,似乎是良心的譴責,也似乎是怪罪馬克白弒君後內心的驚惶造成後來一切的脫序。也許在她的心裡認為,馬克白冒著生命危險進出沙場幫鄧肯打下天下,將他殺了篡位並不是很過分的事,但是之後又要再誅殺無辜的班珂父子以及麥克道夫全家,那就是太超過了。而會有這些事情發生,就是因為馬克白無法接受弒君這件事所造成的心理陰影。女性比較堅強,在此真是得到印證。

 

最後,敵軍兵臨城下,馬克白還不知道馬克白夫人死訊時,對醫生說出了這一段精彩的玩笑話:

 

醫生 Doctor.

領主們都從我身邊逃走了The thanes fly from me.

有什麼大黃 聚傘花序類的東西 What rhubarb, cyme or what purgative drug

或瀉藥什麼的 能把英格蘭人排泄出去嗎 would scour these English hence?

醫生 你要是能 If thou couldst, Doctor,

為我的國家驗驗尿 找出她的病根 cast the water of my land, find her disease

通便利尿 還她以原有的健康之軀 and purge it to a sound and pristine health.

我將為你引來陣陣喝彩 I would applaud thee to the very echo that should applaud again.

 

(PS.在此不得不說莎翁的幽默感與巧思是很令人絕倒的。)

 

當醫生告知馬克白夫人的死訊時,馬克白說出了他在全劇中最著名的台詞「虛無者的獨白」(這段台詞在電影『鳥人』中曾被巧妙運用):

 

反正她日後也會死的 She should have died hereafter.

遲早總會有這麼一天There would have been a time for such a word.

明日 Tomorrow,

明日 and tomorrow,

復明日and tomorrow

一天又一天地邁著這細碎的步子向前蠕動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直到有數的時間挨到最後一刻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我們所有的昨天不過是照亮愚人奔赴黃泉的不歸路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熄滅吧 Out.

熄滅吧 短暫的燭光 Out, brief candle.

人生不過是一個行走的影子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一個在舞台上昂首闊步 a poor player

焦躁不安的可憐的戲子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轉瞬便銷聲匿跡了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它是白癡講的一個故事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充滿了喧鬧和狂躁 full of sound and fury,

然而卻毫無意義 signifying nothing.

 

(PS.OMG!辛辛苦苦寫了這麼多字,終於來到這最經典的一段了^_^)

 

在原著劇本中,馬克白得知夫人去世消息時應該人是不在馬克白夫人身邊的,所以這段台詞讀起來會有一點距離的美感。在電影中馬克白是在寢室中直接抱著夫人的屍體念出這段台詞,感覺比較沒有呈現出這段經典台詞應有的強度,麥可法斯賓達在全劇中都將馬克白的內心戲詮釋得很好,我個人覺得唯獨這一段是有一點可惜。

 

最後,馬克白被由母親剖腹產下的麥克道夫擊敗,馬克白的戰鬥力被女巫的預言所制約,知道麥可道夫並非是由女人自然產下之後已失去鬥志,不過他仍然拼鬥到底,臨死前並不懦弱求饒,展現出他本性中英勇的一面。原著劇本全劇在此結束,電影中則多拍了一段班珂之子投入血腥紅塵之中的畫面,象徵人類權力欲望所引起的殺戮爭鬥將永不止息。

 

以上列出了『馬克白』電影與原著劇本間的些微差異,經過這樣仔細的分析,我自己也才感受到本片編劇在一些小地方改編得恰到好處,尤其是關於馬克白夫人以「性」作為影響馬克白意志的部分。導演賈斯丁柯賽爾的其他作品我並沒有涉獵,這部『馬克白』走忠實呈現原著的路線,雖然沒有太多令人驚豔的個人特色,也算是讓全球觀眾再一次欣賞了冷冽風格詮釋下的『馬克白』,並有了不一樣的馬克白夫人詮釋觀點。

 

可以說,這部『馬克白』最特別的地方,是在「馬克白夫人」身上吧!從「色誘夫婿去篡位」,到「悔叫夫婿去篡位」,馬克白夫人忽略了每個人對權力渴求的程度不同,也忽略了每個人對罪惡感的承受力不同,若是馬克白夫人可以做主,這齣戲就不會是個悲劇啦!^_^

 

這篇心得加上原著劇本節錄,字數破了我寫心得的紀錄啦!對我自己來說,是留下一個日後方便參考查閱的資料,如果能對您在欣賞本片時有所幫助的話,就是我最開心的事了。:)

 

PS.本文中對白中英文來自網路資料

 

IMDb:6.8(嗯,這分數也未免太低啦!)

MyScore:8.3(讓自己熟悉莎翁名劇『馬克白』很好的媒介)

(1-10分,7分以上可以一看,8分以上值得進戲院觀賞,8.5分以上不看可惜,9分以上不容錯過)

, , , , ,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teven
  • Hi CFS,
    回台後第一次上網便看到妳這兩遍精彩的心得,這片在我的欲觀賞電影名單中,但是却一直不敢看,怕看不懂,現在有了妳的心得,也準備再讀script,我想應該可以欣賞這部片了。我也很喜歡妳在這兩篇心得中所附上的幽默評論。
    謝謝了!
  • Hi, Steven,
    謝謝噢!希望您在台灣可以有空多看些好片。:)
    這部『馬克白』的對白真是蠻忠於原著的,看過電影再去讀莎翁劇本會很容易進入狀況,以後文學院教這個劇本時如果拿這部片做補充教材應該會挺好的。:)
    祝觀影愉快囉!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5/15 11:47 回覆

  • teacherwu723
  • CFS 午安:
    大約1個月前,
    我連續看了3部Blu-ray,
    Carol /Room / Macbeth ,
    可能劇本不夠紮實,
    結果看完,只對演員的好表現印象深刻…
    我喜歡”馬克白”的故事,
    但整部電影看完,
    心中竟沒有太大的波瀾…
    TKS!!
  • Hi, Movie Fan,
    哈!您提到的這三部片我也有類似的感受,好像它們在各大影展得到的好評超過它們在我們心中的評分。這部『馬克白』則是我看完後重讀一次莎翁劇本時才發現它對讀者加深原著名句的印象很有幫助。:)
    最近『神鬼獵人』在MyVideo上已經可以看了,我還沒機會重看一遍呢!您呢?
    祝觀影愉快囉!:)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5/16 23:17 回覆

  • Steven
  • Hi CFS,
    終於看了這部片,因為妳的心得,我才能夠看懂一些,我喜男女主角的精彩演出和風格影像特殊的影像。
    最近看了有關1965印尼大屠殺的記錄電影:the look of silence沉默之像,很沈重的電影,導演還有一部同一題材的電影:the act of killing 殺戮演繹,我也要找時間去看了。還看了一部風格慵懶怪異的僵屍電影:Only Lovers Left Alive 唯爱永生,男女主角演出優異,有幽默諷刺的內容,有一角色叫Marlowe的提到他寫 Hamlet,那不是傳說中莎翁劇的 ghost writer 嗎?
    再次謝謝妳這ニ篇心得!
  • Hi,Steven,
    謝謝啊!:)那人好像真是傳說中的代筆人。
    您提到的電影我都沒看過呢!真慚愧。我對印尼排華的事件還是 到了大學時聽我馬來西亞僑生的室友說才知道。
    我會去找我這幾部電影來看的。:)
    也謝謝您常常補充我電影方面不熟悉領域的片單。:)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6/05 18:37 回覆

  • 牛奶的家
  • 看的電影也看了你的影評,你的影評比較精彩。
    馬克白小說與電影最大的差異是,小說可以字字斟酌,但電影就是囫圇吞棗。
    要不是男女主角厲害,一鏡到底的精彩表現,我還真會睡著呢!
    我在看這片子時,想到中國的皇帝如秦始皇、唐太宗等,都相信仙丹道術一流,我就心想他們是不是已經重金屬中毒了,或是如美麗境界 A Beautiful Mind主角一般患有思覺失調症,所以才有幻聽幻覺等現象。
    其實看莎士比亞的作品,我還真懷疑他可能就是一位文采豐沛的思覺失調症患者。
    不然怎能在那個時代寫出那麼多,言人不敢言想人不敢想的作品?
  • Hi,牛奶的家,
    真高興又看到您的留言。:)
    這部片的確有點小悶,幾乎完全沒有改編,美術設計也沒有很令人驚豔,要靠對白才能吸引人,影像的東西對白又是一閃而過,所以比較沒有吸引力,但拿來當教材應該不錯。:)
    您的中國皇帝想法很有意思。
    莎士比亞的題材好像大多來自歷史或是已經純在的傳說故事,他厲害的地方是可以將人性講得這麼精辟又簡單,您對他的懷疑還真是有趣。:)不知道「莎士比亞的秘密」中說的幕後真正作者是不是真的。
    歡迎常來交流指教。^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7/02 18: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