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NzA1Njg4NzYxOV5BMl5BanBnXkFtZTgwODk5NjU3MzI@._V1_UX182_CR0,0,182,268_AL_  MV5BNzQzMzJhZTEtOWM4NS00MTdhLTg0YjgtMjM4MDRkZjUwZDBlXkEyXkFqcGdeQXVyNjU0OTQ0OTY@._V1_UX182_CR0,0,182,268_AL_   

人類為什麼會創造出關於複製人的故事?大眾會什麼會對這類故事有興趣?科學家為什麼已經在做複製生命的事情?這一切大概都跟人類「想掌握生命的奧秘」、「想了解生命的意義」有關。35年前大導演雷利史考特的經典之作『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以前所未有的科幻電影形態完美探討了這個問題,而事隔35年之後,雷導以監製身份再推出這部續集『銀翼殺手2049( Blade Runner 2049)』,自然成為萬眾期待的焦點,大家都想知道經過了35年,這一個複製人的故事能不能帶給人類更多的驚奇與省思寓意。更不用說導演丹尼維勒那夫、男主角Ryan Gosling、和哈里遜福特回歸主演這黃金組合所造成的話題了。

看過之後,覺得本片驚人的視覺效果與攝影美感的確讓欣賞本片成為一種享受,但可惜在劇情安排的縝密度、影片人物設計場景安排的創意、以及對複製人生命寓意的探討上,續集似乎無法提供比1982年版原作更好的成果。雖然我覺得『銀翼殺手』是可以膜拜的經典,但我不是鐵粉,所以看法可能與很迷原作的觀眾有所不同,在此只是說說自己的心得,若您很喜歡續集請勿見怪。:)

在談到這部2017年的續集前不能不先談到1982年的舊版,建議想進戲院觀賞續集的觀眾一定要先看過舊版原作,不然恐怕無法理解續集後半段(哈里遜福特出現開始)的劇情

1982年舊版片中的故事背景設在2019年,那時人類(主要由一家泰瑞公司的負責人泰瑞主導)已經發明高階複製人到外太空移民站從事一些危險的工作,為了防止這些複製人發展出自我情感以及意志,泰利在基因設計中讓這些複製人只有四年的壽命。但有些特別優秀進步得特別快的複製人(以魯格豪爾飾演的複製人羅伊為首)不甘心成為奴隸,發動暴力攻擊人類逃回地球想找出延續生命的方法。

劇情簡單來說就是哈里遜福特主演的銀翼殺手(專門獵捕脫逃複製人的警察)戴克如何偵查找出這幾個來到地球的兇殘複製人的過程。過程中他愛上了不知道自己是複製人的泰瑞秘書瑞秋(席恩楊飾),也目睹了羅伊這個應該是兇殘無比的複製人最後以和平善意發表對生命意義的感性詮釋(羅伊這段與宇宙浩瀚有關的死前台詞是本片的經典名句)。

 

 

(丹麥國家交響樂團演奏舊版Blade Runner的配樂組曲,包括片中名句朗讀,請注意其中8:23處就是複製人羅伊的死前名句,這段音樂會影片很可以讓您快速體會原作電影的氛圍)

 

這部經典片中虛無的未來感以及場景設計已經成為日後許多科幻電影的致敬模仿對象(例如下著雨屋簷滴著雨水龍蛇雜處的擁擠唐人街小巷、巨大的電子看板廣告中充滿誘惑的女性及商品影像、低空盤旋的太空船飛行器與投射光束、工業化廢墟般的城市輪廓遠鏡頭等等)。但除了影片那令人瞠目結舌的場景設計、拍攝技術(即使到了35年之後觀賞仍毫不落伍)以及虛無氣氛營造之外,影片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其中關於生命意義的探討。

片中藉由四個主要角色設計(戴克、瑞秋、羅伊、以及象徵造物者的泰瑞)完整地呈現了編導對生命本質的看法。瑞秋是一個因泰瑞想創造出更精進複製人而給予虛構記憶的複製人,她不知道自己是複製人,直到接受了測試、半信半疑之下又得到明確的證據,才流著淚接受自己是複製人的事實。而泰瑞為何想創造這樣完美的複製人?不為什麼,這是他可以看著自己的「作品」日趨完美的一種慾望而已。

但泰瑞雖然掌握了創造生命的奧秘,卻不明白生命的意義,所以一旦瑞秋知道自己是複製人而逃跑之後,也是被列入追捕格殺名單之中(可見泰瑞對她毫無情感,不認為已經發展出自我情感的複製人具有生命需要珍惜)。泰瑞創造出的羅伊雖然不具備泰瑞心中認為成為完美複製人的要素(回憶),卻仍舊發展出自己的情感與意志(他懂得愛人、也懂得永恆的美感),為了延長自己與愛人的壽命,羅伊發揮了人性中兇殘的一面(諷刺的是,這也是他的創造者所給予他的基因)。

就像宗教上人類常會問上帝為何要讓人受苦、死亡?羅伊也向泰瑞提出疑問並祈求更長的壽命,在他知道祈求無望時憤而殺了泰瑞,過程就像人類的信仰破滅時一樣痛苦。羅伊終究逃不過一死,死前他看著失去生命的愛侶以及奮力求生的戴克,看到了生命的意義,那是一種希望,只要生命存在,未來就有無限的希望。

 

MV5BMTk5MDE1MTkyM15BMl5BanBnXkFtZTgwNzU1NDMwMjE@._V1_  

(複製人羅伊最後懷抱白鴿的和平象徵)

 

這個各方面都比人類強大的複製人,終於明白生命不在於長短,只在於生命存在時利用這種希望所經歷的重要時刻,但這些時刻即使再輝煌,也將在時間的洪流中消失,就像雨中的淚一樣。

所以生命對每個個體是有意義的(就像淚是來自于一個個體的傷心或感動),但生命的本質是虛無的(就像淚在雨中是不會被看到的),當死亡的時刻來臨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平靜地接受它。當我們能平靜地接受死亡時,我們就了解生命的意義。(據說導演雷理史考特是在親人過世後同意擔任本片導演,拍攝此片成為他讓自己接受死亡與理解生命的一個思辨過程。)

戴克也許了解、也許不了解羅伊的生命哲理,但他在生命所留給他的希望中,帶著瑞秋逃亡。影片最後的獨角獸折紙,暗示著戴克本人可能也是複製人(他也許與瑞秋是同一種型號的進階複製人,擁有植入的記憶以及童年家人相片)。這也是續集中可以切入的故事伏筆。

 

 

(舊版『銀翼殺手』還有一個超級大亮點:由大師范吉利斯(Vangelis)所寫的配樂,這首片尾曲的雋永度大概很少作品能出其右)

所以我們可以簡單地說,舊版銀翼殺手是一個將簡單的「人為何有生死?」問題拍成具有浩瀚宇宙觀生命哲理恢宏主題的大器電影。這一點請您放在心上,因為可以與接下來要談的續集對照討論。

說了這麼多終於要進入續集的討論了。您如果還不累的話還請繼續閱讀指教。^_^

續集的故事背景設在2049年(當然啦!片名都寫啦!><),這時複製人好像已經非常普遍地成為地球人類的雇傭幫手,主角雷恩葛斯林飾演的複製人K是個為洛杉磯警局賣命的銀翼殺手,他在工作及居住的環境中都時常被人類鄙視唾罵為:「複製人」,唯一的心靈伴侶就是一個AI商業產品陪伴女郎喬伊。

故事從K進行一起原本以為是稀鬆平常的脫逃複製人處決案件展開序幕,過程中卻隨著陸續出現的線索,將他帶入尋找「自然出生複製人」的謎團,身陷複製人製造公司華勒斯、複製人反抗軍、LAPD警局上司的三方壓力之中。究竟這個自然出生的複製人嬰兒(現今也快30歲了)是誰?複製人可以自然生產對人類旱複製人的意義何在?K要如何處理這個象徵救世主的嬰兒?成為這部續集的劇情主軸。

影片整體看來劇情並沒有太多的起伏高潮,許多觀眾認為前半段是比較悶的。我個人是一直到影片後半段哈里遜福特主演的戴克出現時,才發覺演了這麼久老牌男主角竟然還沒出現(可見片長這麼長是有原因的^_^),也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嬰兒就是戴克與瑞秋的孩子(實在是有夠駑鈍啦!><)。我個人是覺得前半段有些段落的確存在的目的似乎只是為了展現攝影美感

 

MV5BZjA5YmY3YmItZjVhZS00MTA3LWIxMzUtYzQ4MWRiNTYwYTEy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SX1777_CR0,0,1777,740_AL_  

(例如這一幕我個人就不知道為何有存在的必要,雖然很多影評都說樂芙以悠閒修指甲之姿、遙控致命武器屠殺地面反抗軍代表權威的殘忍,但為了表達這個不複雜的想法用了這麼精雕細琢的段落還加上地面反抗軍的廢墟大場面,好像有點浪費可惜啊!><)

 

這攝影美感到了K探訪戴克居住之地段落時達到高峰,巨大殘破的雕像、黃沙滾滾的橙紅色調構圖,在視覺上引起的震撼絕對是可列入教材等級。可是高峰過後,影片終將面臨劇情合理性不足、人物設定薄弱與主題寓意不深的問題。

這部片的人物設定除了主角K之外其他角色都不是很強,反派的設定頗為薄弱,似乎整個想暴力奪取嬰兒的華勒斯公司就靠樂芙(Sylvia Hoeks飾)這個女複製人支撐著了。而樂芙也沒什麼理由就是一臉凶狠(只因為想“I am the best”嗎?)。警局上司「夫人」(羅蘋萊特飾)戲份不少,可是對影片的力量好像沒有重要性。華勒斯(傑瑞德雷托飾)這個角色戲份也很多,但也完全沒有發揮出如原作中泰瑞那樣隱喻造物者的震撼功能。

喬伊(安娜德哈馬斯飾)AI伴侶這個角色能發展出的所有想像也都在2013年的『雲端情人(her)』中全部被探討完了,本片並沒有提出新的創意設定。反叛軍女郎的衣著舉止也完全是想當然耳。這些都是很可惜的。

MV5BOGJjY2Q2NTgtZmE5OS00ZjY0LWJmNGMtMThiMDQ5NzBiYjM1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SX1777_CR0,0,1777,739_AL_MV5BZGM4OGJhYzAtNTM3NS00MjU3LWJmNzgtNTJiYTIzOTIxZWM3XkEyXkFqcGdeQXVyNjc0OTU4NzU@._V1_  

(攝影美感還是本片最大強項)

 

~~以下有雷~~

 

不過影片對K這個角色的確花了許多心思琢磨,可以說是以他的第一人稱視角來說故事,戴克(哈里遜福特飾)的出現令影迷欣喜,也讓劇中的K有了想像中的父親,K不是那獨一無二的複製人以及最後為了營救戴克所作的犧牲,相信讓很多觀眾感到同情、悲傷與感動。

可惜可能我太過理性了,我對這兩點並不會感到悲傷與感動,原因是我從影片一開頭就不太能了解:在一個人人都知道誰是複製人、複製人顯然社會地位低落的背景設定下,人類為何還需要為複製人植入記憶?(根據舊作中的理論,植入記憶是為了讓複製人發展出自己的情感意志、可以更像人類,但顯然在續集中人類沒有必要讓複製人更像人類)。而全片K的境遇之所以感人(或者說編導設定這樣可以感人),完全是因為他擁有那一段木雕小馬的記憶。如果讓複製人擁有植入記憶這件事本質上並不合理,全片設計K根據這個記憶產生的許多情節也就不合理了。

 

MV5BZWZkOTQ1OTQtZjE3Zi00Njk3LWFmNjgtM2YzNDY1YzQ2Y2I2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  

(K的尋根舉動建立在一個複製人被植入記憶的前提之下,而這個前提合理性在續集中是有點不足的)

 

另外就是K可以不受監控自由行動這一點也有點讓我出戲,所以他最後帶著戴克來到真正的救世主嬰兒所在地,倒在台階上失去生命時,我喜歡那股悲涼氣氛,但卻無法感動。

最後,就是本片有一個很可惜的地方,沒有出色的對白,全片幾乎找不出一句可以成為佳句的台詞,這真的是蠻可惜的。

對照舊版與續集,舊版中的複製人羅伊無所不能可惜就是無法創造生命,續集中以複製人可以自然生產創造出生命來延續對生命意義的探討,構想是很令人佩服的。但是劇情演變最後這個獨一無二的複製人對複製人反抗軍來說,就是一個可以精神上號召複製人起義解放的救世主,卻反而將舊作中的恢弘宇宙觀格局給拍小了,如果續集對生命的意義與本質的探討與想像只在這個階級種族對立層面,那是有點令人失望並覺得可惜的。

總之,從人類為複製人植入記憶這一點切入,可看出舊版與續集在構思整個影片劇情及主題上的縝密度是有差別的,對生命意義與本質的探討,兩者提出的想法格局也有大小之分。大導演雷利史考特監製的作品還是無法重現當年他對生命與死亡質疑時所拍出的經典。但是續集中驚人的攝影美感、導演丹尼維勒那夫組織這樣龐大影片所投注的心力、以及Ryan Gosling的憂鬱演技,還是讓續集成為一部看了並不會後悔的影片。:)

從1968年菲利普迪克的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s of Electric Sheep?)』到2005年石黑一雄的『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還有更多更多的文學作品都以複製人為題材。不管是通俗科幻類型的人類獵殺複製人這樣討論何謂真實人類的衝突故事,還是純文學的複製人成為人類器官供應者這樣探討人性尊嚴的哀傷故事,複製人的身份認同問題,永遠都是人類喜歡的題材,而且將來甚至會是人類必須真正面對的問題。也許到了那個時候,已經可以「掌握生命的奧祕」的人類,也已經完全「了解生命的意義」。

PS.在此重申本人不是『銀翼殺手』的鐵粉,在此只是說說自己的觀點,原本以為續集並沒有令我驚豔可能寫不出什麼心得,沒想到一寫寫了將近四千字,感謝您的耐心閱讀與指教。^_^

 

IMDb:8.6 (爛番茄上的評分也很高)

 

MyScore:8.3(這種攝影美感進戲院看還是比較能體會)

 

(1-10分,7分以上可以一看,8分以上值得進戲院觀賞,8.5分以上不看可惜,9分以上不容錯過)

 

 

 

 

 

***喜歡本文的話,粉絲團『泰瑞莎的電影文字寓』歡迎您來加入(https://www.facebook.com/terrisa.movie/),請記得設定「搶先看」可以確保收到貼文通知,謝謝喔!^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risa泰瑞莎 的頭像
Terrisa泰瑞莎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