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OWEzODJlOWQtNjM4MC00NTFjLWJiOWMtNzM0NWI3ZDhjMGZmXkEyXkFqcGdeQXVyNjc3MjQzNTI@._V1_UY268_CR4,0,182,268_AL_   TheSeaTheSea  

這部『羊之木』是『聽說桐島退社了』導演吉田大八的最新作品,影片藉由一個海邊小鎮的更生人收容計劃,來探討「人的罪是否可以被原諒」這個龐大的議題。由於故事背景都在大海邊,主題也都涉及「人的本性是否可以改變」,讓我想起了最近讀的一本小說『大海,大海(The sea, the sea)』(英國女哲學家兼作家艾瑞斯梅鐸Iris Murdoch著,1978年出版,榮獲布克獎),兩個故事看似截然不同,但又有某種相似的背景人物設定,加上對人性本質上不同觀念的對比,讓人覺得非常有趣。

 

在討論電影前,我想先借用一下小說(指『大海,大海』而非『羊之木』原著漫畫)中的一段導讀來做個鋪陳。這段導讀中有一個頗具禪意的小故事:一個長相猥瑣的人來到禪師面前請求開示,他顯然對自己乖離的生活方式感到厭倦,想要有所改變,想要變成不同的人,希望能夠像和尚或隱士那樣可以平靜自得地生活。禪師凝視他好一會兒,然後問道:「你是誰?」那人對這個饒有深意的問題感到不解,愣了一下後回答自己是個賊。禪師點點頭,說道:「那就當個好賊吧。」(John Burnside導讀,寫於1999年)。

 

大家看到這個故事,有沒有覺得這個賊很像電影『羊之木』中那六位更生人?他們來到一個小鎮,想要像隱士一樣平靜過日子,變成不同的人?只是賊是自願的,而這六個角色是被安排的。

 

而小說的導讀者(蘇格蘭作家詩人約翰伯恩賽德John Burnside)舉這個故事,是為了呼應小說中那位掌控欲極強、自以為對人生擁有很大控制權力的主角查爾斯阿羅比的遭遇。在『大海,大海』中,查爾斯是世界知名在倫敦戲劇界呼風喚雨的名導演,退休後來到一個海邊小鎮想要享受平淡生活,卻遇到了當初棄他而去的初戀情人哈特妮(這個離棄造成他心裡永遠的傷口,導致他後來感情關係浮濫卻永遠無法真心愛人、也終身未婚)。

 

螢幕快照 2018-05-09 下午7.52.16  

(BBC Radio廣播劇頁面)

 

查爾斯陷入了「重新奪回哈特妮」的狂熱之中,他罔顧哈特妮已有丈夫與家庭、兩人之間社經地位相差甚大、哈特妮年華已老並且真的不愛他這些事實,將自己的生活變成一齣鬧劇,最後還造成了哈特妮養子死亡的悲劇。最後查爾斯在篤信東方宗教的堂弟詹姆斯勸導影響下(詹姆斯還以神秘的力量在海中救了查爾斯一命),重新回到倫敦過著符合他本性的社交退休生活。

 

上述那則賊與禪師的小故事,就是在說明人是無法徹底改變自己的,能改變的只是生活在世間的方式:怎樣看事情、怎樣行為、怎樣述說自己的故事。小說中的查爾斯,則代表了人性中自以為是的權力感,我們常以為對自己的人生有主控權、甚至對別人的人生有影響力,能支配操控自己與他人,其實只是製造出許多妖魔來與自己搏鬥。

 

小說的主題就是:人必須接受自己的天性,接受人生的不完美,試著放棄主控權、改以「理解」的方式來看待生命的根本。因為小說作者艾瑞斯梅鐸最出色的哲學思想,就是「完美」與「善」本質上乃是人類不可企及的。所以,小說『大海,大海』中想告訴讀者的,是「人對自己本性是否可以改變是沒有控制權的」。

 

220px-SDCC_2015_-_Jeremy_Irons_(19524260758)_(cropped)  

(小說『大海,大海』在2015年第二次被BBC電台改編成廣播劇,男主角查爾斯阿羅比由傑若米艾朗飾演)

 

讀到這裡,有些讀者可能已經不耐煩啦!說了這麼多,到底這些與這部『羊之木』有什麼關聯呢?言歸正傳,趕緊回到電影故事中。^_^

 

『羊之木』的故事,就是敘述一個位於海邊的小鎮「魚深市」加入了一項日本政府想減少獄中重刑犯人數的計劃,有意更生達假釋條件但又沒有擔保人的犯人簽下契約,在魚深市居住十年,若表現良好,之後就是自由之身。

 

首批來到魚深市的六名更生人,全部都是殺人犯,有的是過失殺人、有的是酒後殺人、有的是黑道幫派、也有受虐婦女不堪虐待殺了丈夫。但是魚深市的居民並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負責接待他/她們入住的市公所職員(月末一,錦戶亮飾),也是在接待到第三人時,才被上司告知真相。月末對這些人保持友善但不太放心的態度,唯一讓他誠心喜愛想要當朋友的,是到達之後主動稱讚魚深市的年輕人宮腰(松田龍平飾)。

 

於是劇情就朝著大家預期的方向帶有懸疑感地進行市民們如何看待這些人?這些人如何看待自己?到底魚深市會不會因為這些人的到來而產生變化?有趣的是,導演在劇情中加入知道真相的月末曾經暗戀的女同學返鄉,月末殷勤地展開追求,但女同學反而愛上了宮腰。魚深市傳統的「諾羅羅大神」祭典,也讓故事增加了奇幻的色彩。

 

看到這裡,您會不會覺得『羊之木』的角色以及背景設定與小說『大海,大海』很有異曲同工之妙(小說中查爾斯來到一個對他並不算友善的海邊陌生小鎮、遇到初戀女友想要強勢奪回她的情感、在海中也有神怪之事)?

 

而小說主題中對於「人對自我以及他人本性並無掌控改變權」的觀點,在電影中則延伸成主角們四種不同的的人物設定覺得自己的本性行為可以改變(六人中的幫派老大、花癡女子)、懷疑自己的本性行為是否可以改變(六人中的愛埋動物的女子、理髮師)、否定自己的本性行為可以改變(六人中的黑社會流氓、宮腰)、以及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他人的本性行為(月末、魚深市政府)。

 

fs_fsjp36087562_0002  fs_fsjp36087562_0006   fs_fsjp36087562_0005  fs_fsjp36087562_0004  

(分別代表否定、懷疑本性是否會改變的四位主要角色)

 

雖然從導演訪談中我們知道本片的重點在於探討「社會價值觀混亂時人要如何自處?」、「人性的反覆和矛盾」、以及「人容易因主觀而造成的偏見(片名『羊之木』就是一種顛覆一般人經驗的一種植物),我想這部作品的創作歷程可能與『大海,大海』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這些相似之處還是讓我解讀得饒有趣味。^_^

 

不過老實說,這次導演的作品沒有像『聽說桐島退社了』給我那麼大的震撼與感動,其中宮腰冷血開車衝撞殺人的段落在『腦男』中似曾相似,關於更生人融入社會的問題也沒有太意外的發展,「諾羅羅大神」祭典還多少有一點借此增加影片日本神秘味道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關於「人犯的罪是否可以被原諒?」、「人的本性是否可以改變?」這兩個重大議題,我個人是覺得影片的解釋有點流於表面化,實在很可惜。

 

如果您對這些議題有興趣,小說『大海,大海』中的觀點的確要深厚許多,而且劇情精彩、人物生動、幽默好讀,作者Iris Murdoch被譽為英國最聰明的女性,她的倫理哲學以「善」與「完美」為核心,並將之放進小說創作中。讀完『大海,大海』之後的滿足感,是欣賞『羊之木』後所無法得到的。^_^

 

220px-Iris_Murdoch  

(出生於都柏林的艾瑞斯梅鐸被稱為全英國最聰明的女人,1919~1999,晚年不幸罹患阿滋海默症)

 

最後,回歸到「人的本性是否可以改變?」這個問題,年輕時的我們一定覺得答案是肯定的,不過隨著年歲稍長,其實大家心裡都明白,想要改變或控制什麼,其實都是一種妄執罷了!我們只能在能力所及範圍內,儘量好好活出我們應得的人生。這樣說來,好像『大海,大海』中詹姆斯以及『羊之木』中宮腰的想法,反而是最貼近現實的。:)

 

PS. 本文涉及『大海,大海』內容的文字均節錄自木馬文化出版梁永安先生翻譯的中譯本,非常感謝梁先生精湛的翻譯,讓不敢挑戰原文的我讀這本小說時常常忍不住為書中生動幽默的人物塑造發出傻笑,閱讀本書實在是一種享受。但此書目前好像已經買不到了,博客來上只有大陸出版的簡體版,請參考: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CN11336250?sloc=reprod_t_1

 

IMDb:6.4 (評分人數極少)

 

MyScore:7.8(導演吉田大八的作品還是有一定的水準)

 

(1-10分,7分以上可以一看,8分以上值得進戲院觀賞,8.5分以上不看可惜,9分以上不容錯過)

 

 

 

 

 

***喜歡本文的話,粉絲團『泰瑞莎的電影文字寓』歡迎您來加入(https://www.facebook.com/terrisa.movie/),請記得設定「搶先看」可以確保收到貼文通知,謝謝喔!^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risa泰瑞莎 的頭像
Terrisa泰瑞莎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ncent Wu
  • 謝謝版主分享影評,我沒看過大海大海小說,在觀看此片時,腦中轉的是,人的刻板成見,謝謝版主提供另一觀點,人是否可以控制改變本性?私心認為,片中最大亮點是理髮店員,而不是送貨員宮腰。理髮店員簡單兩場戲,扣人心弦丶展現一切,吉田導演調度很厲害。一是在店裡,顫抖的剃刀以及啜泣下跪、求取自新機會。另一是醉酒大鬧祭典會場,又令人搖頭嘆息丶本性難移呀!人真的可以控制改變本性嗎?再思考另一層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屠刀放不放得下?而放下屠刀就能成佛嗎?如果無法成佛,放下屠刀有意義嗎?我悲觀地認為,人深受環境際遇影響,人生充滿無法改變控制的悲劇性。可又樂觀地認為,畢竟世上一心為惡之人少,過失傷害丶殺人而一心向善之人為多。但,如果希特勒一人是邪惡,那要多少人的過失傷害殺人罪才可比擬,而又需要多少行善力量才可對抗?而這問題太繁雜龐大了。回到電影,在此類型片的"刻板成見"下,看起來最乖的,就是最壞的。電影在角色形塑舖陳,的確令人不意外,人性的行善行惡的拉扯糾結,也沒有極具力道的創見,也沒有像桐島片那樣的切換視角丶精妙絕倫的剪接。但吉田導演仍說了一個好故事,片中對話不時安插小小的幽默玩笑,以及呈現諾羅羅祭典,使本片在觀影者太多的"刻板成見"下,不致枯燥,其實挺好看的。
  • Hi, Vicent Wu,
    謝謝您的留言。:)
    的確,這部片其實不算難看,有些地方還蠻震撼的,只是就像您說的:「電影在角色形塑舖陳,的確令人不意外,人性的行善行惡的拉扯糾結,也沒有極具力道的創見,也沒有像桐島片那樣的切換視角丶精妙絕倫的剪接」。:)
    全片我印象最深的,是宮腰說得很快的一句台詞,他說他既然不能改變,那就要月末來改變吧!我想人善惡之分,可能就在惡人不以自己的本性所帶來的惡行為苦吧!
    謝謝您的心得分享。很高興再次讀到您的留言,歡迎常來交流指教。祝週末假期愉快!:)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8/05/12 17: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