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提醒像我一樣,因為非常喜歡張榮吉導演前作"逆光飛翔"而想去看這部片的朋友,絕對要降低對"共犯"的劇情內容合理性、人物塑造完整性、互動對白邏輯性等等影片靈魂的要求,純粹欣賞這部片在國片中數一數二的技術表現(如攝影、剪接、配樂、視覺設計等等)就好。


由預告中我們知道,這部影片的主題似乎是校園霸凌與高中生的孤獨,而實際上也是如此。我不知道在高中生觀眾的眼光中,這部片能不能說出他們的真實感覺。但就一個成年人的眼光,這部片除了陳腔濫調的青少年影片元素外,真的沒有編導自己的想法與藉由影片想要說的話。


而這些陳腔濫調的青少年影片元素是什麼呢?包括富裕家庭缺乏關愛的孤獨孩子、被霸凌沒有朋友的孤獨孩子、被貼上壞學生標簽流連網咖的孤獨孩子、不關心學生死活的冷漠師長、網路流言可掌學生人際關係生殺大權等等情節與人物設計。


導演運用高超的影像技術,將這些校園電影元素結合學生跳樓命案懸疑驚悚電影元素,說了一個讓人看完之後覺得空洞無感的故事。


為什麼呢?我想是因為"共犯"基本上沒有達到一般觀眾對一部影片最起碼的要求。


其實一般觀眾對一部影片最起碼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劇情、對白要能自圓其說。


而"共犯"除了全片的劇情合理性相當勉強外(例如三位目睹女學生跳樓命案現場的男學生,自命案發生後一天到晚混在一起,怎麼可能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事情,而有了之後的義氣相挺與網路流言劇情?),對白合理性更是在影片開頭不久,三位男同學在輔導處的對話中就破功了(壞學生葉一凱才剛說完他不知道死者是誰的台詞後,突然又說起"聽說夏薇喬有公主病人緣很差"這樣的台詞),接下來這類前後矛盾的對白就充斥片中。


而在人物互動的設計中,片中有兩位學生死亡,編導如何設計母親們面對這樣狀況的反應呢?

李烈飾演的媽媽對女兒夏薇喬的死亡反應,讓人看不出她的痛苦與傷心。而另一位主角男同學的死亡,他的媽媽在前一場戲中哭得傷心,後一場戲中竟然可以若無其事地叫住死者的妹妹,極為輕快地拿便當盒給她。實在令人看了傻眼(這是在"逆光飛翔"中可以將母親對盲兒關懷之情拍得如此細膩的導演的作品嗎?)。類似這樣,場景轉換過程中人物情緒不連貫的問題,在片中也出現了幾次,我就不一一細數了。


自從看了"逆光飛翔"之後,我曾經以為之後導演張榮吉的作品必屬佳片,所以對這部"共犯"抱著很高的期待。影片中有這麼多明顯的破綻,實在是我始料未及,加上除了高水準的拍攝技術之外,這部片並沒有太多可以讓觀眾情感投入或深思之處(我個人是無法感受到片中對孤獨的描繪,因為引發孤獨的原因都太陳腔濫調了),看完之後我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如果用一道菜餚來比喻這部影片,就像是一盤食材處理刀功精細、但吃起來索然無味的料理吧!我們可以感受到主廚想要炫技的誠意,可惜他也許忘了放進可以令他自己(也令觀眾)心有所感的調味料了。

真是懷念導演上一道料理的滋味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risa泰瑞莎 的頭像
Terrisa泰瑞莎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