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導演奉俊昊得到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作品今天在台灣上映了,由於導演特別拍攝了一段視頻請看過的觀眾不要爆雷,我想上映之初也不容易談太深刻的感想。
 
今天一早就直奔戲院看了早場,觀影過程心情起伏很大,影片形式結合了黑色幽默、驚悚懸疑、以及社會批判,但因劇情與奉俊昊導演前幾部作品比較之下相對寫實,結局時令人震驚到無語的程度並不會那麼強烈。
 
故事就如同影片文宣上所說的,一家都失業的四口擠在地下室破屋生活,因為兒子有機會到有錢人家當家教,開始了他們陸續寄生到該戶人家的過程,但劇情到了中途突然急轉直下。
 
也是從這裡開始。導演開始讓觀眾思考階級定位與權勢消長對一個人的影響。而劇中雖然讓有錢人一直強調窮人不該跨越那條階級的線,但真正更大的含義卻是在「到底是什麼讓我們跨出了心中界定善惡的那條線?」。
 
小惡人人會犯,良心也可承受,但大惡呢?
 
是什麼讓我們跨出了那條可以做出大惡的界限?
 
是導演所說的缺乏尊重嗎?還是命定而令人絕望的階級分野?
 
本片不像導演的前作『非常母親』、『殺人回憶』比較在探討人性內心的本質問題,而是聚焦在目前世界上社會結構與階級逐漸固定世襲化的憂心。當然,悲憫下層階級諷刺上層階級也是無可避免的。
 
也就是說,這次導演對他探討的問題是有點給出答案的,而且答案指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自我所能掌控的。
 
所以對本片的感覺,身處社會不同階級的人來看一定也會有所不同吧!
 
仔細想想導演這部作品與前作中最不同的地方,在於人物的行動是沒有經過良心道德的為難與掙扎的,行動就是當下為了自保所做出的反射式行為,而自保是為了不想回到下層階級。
 
是否導演想說的是命定的階級所造成的無力感與生存危機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呢?
 
前幾年有個香港富豪到貧民窟體驗當清潔工兩天的社會實驗,他原本都以為人之所以落入貧窮是因為自己本身沒有努力向上,但經過這兩天真實生活的洗禮後,他知道窮人每天光要謀生就已經耗盡力氣,何來雄心狀志能規劃未來?這個觀點與本片有點相同。
 
我個人並不是不贊同本片的悲憫以及其寓言貧富差距拉大將造成的嚴重社會問題,但是片中略為將上層階級刻板化的描述,以及最後結局將人物行為完全歸於受社會制度潛移默化的影響,缺少了人性為難的掙扎,好像是有一點點可惜的。
 
本片除了普世通用的階級問題探討,還有韓國特殊的與北韓間的緊張關係歷史,金融風暴歷史等等,我們非韓國觀眾參考韓國片"偉大的隱藏者"&"分秒幣爭"可能可以對這些歷史背景有多一點的背景了解。
 
我想觀影前沒有人能料到導演可以把這個故事說得這麼精彩,本片在技術上可能是導演的巔峰之作,配樂與音效的利用也是出神入化。
 
雖然我個人還是偏愛導演探討人性深層本質的作品,但本片絕對是屬於令人敬佩非看不可的佳作。
 
祝大家觀影愉快!^_^
 
#寄生上流
#上下層階級各有其可憐可悲可惡之處
#請注意中文海報上那句"幸福不是該越分享越多嗎?"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