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又要向常來這裡逛逛的朋友們說聲抱歉,最近因為選修網路課程課業份量頗重、加上家中有些要事要忙,所以部落格更新的速度比較緩慢,還請見諒。

說到網路課程,先在這裡說些與電影無關的題外話,我在Coursera網路課程平台上加入了一門衛斯理大學教授開授的"現代與後現代”課程,每週的指定閱讀與報告分量都很吃重,我個人覺得比我這幾年在交大外文系旁聽過程中的任何一門課都要重。見微知著,由此可知我們國內大學對學生的要求恐怕不是太高。

而為了減輕負擔,我當然會在網路上搜尋一些指定英文讀本的中文翻譯來看,結果您猜如何?所有的冷門熱門經典名著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簡體版的完整中文翻譯,也可以看到許多大陸網友的深度討論。那繁體版呢?台灣網友討論區呢?對不起,少得可憐。

為什麼要提這些事呢?

因為這幾天國內又為了服貿協議的事吵得不可開交,看了許多新聞報導以及網民的熱烈激情言論,心中不禁感到有些焦慮。

當然我不懂經濟以及談判,只是認真地研究了一下網路上有關服貿協議的內容及爭議,歸納一下,大家吵的大概就是條約不平等、以及過程太草率這兩點。

條約不平等是因為台灣對大陸開放的項目遠遠超過大陸對台灣,而限制規範又遠遠低於大陸對台灣。很明顯是一個我方吃虧的協定。

我真的不懂經濟,條約中大陸對台灣的許多限制也許是因為大陸目前並不是一個完全自由的國家,所以它必須做許多保護措施,也許在這個協定上如果我方更認真談判,真的可以為台灣爭取多一點的利益。

但長遠看來,我們不管是在經濟上或是文化素質上,都已經越來越居劣勢,這幾乎是無可挽回的事實了。

而我們如果繼續保持鴕鳥心態地鎖國下去、繼續在許多意識形態的問題上內耗下去,未來如何面對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競爭呢?

現在政治人物可以用中國與台灣的敏感政治性來杯葛與大陸的服貿協議,也很容易激起台灣社會一貫的統獨對立情緒,將問題簡化為政府無能出賣台灣,而不去深究是甚麼原因造成我們在談判上的籌碼相對弱勢 (當然在此不排除政府的確在談判作業上有所疏失是原因之一)。

政治對立可以迴避真正的問題探索,但是未來面對其他國家時,我們還能用甚麼理由來拒絕認清我們國家競爭力正在走下坡的事實呢?

當其他國家的大學生付出比我們台灣大學生多出數倍的努力在學業上、當大陸對世界文化關切的人口與素質都遠遠超越台灣時,我們怎能還不為下一代的未來感到擔憂呢?

我不懂經濟,只是很喜歡看電影,喜歡把電影當作文化的一部分來討論。所以現在就言歸正傳,來談談大陸導演賈樟柯的”天注定”,以及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自由之心”吧!

讓我們來看看有良心又有才華的電影工作者,如何藉由電影關懷基層百姓以及政治弊端、如何藉由電影化解種族心結與歷史創傷吧!

PS.沒想到寫著寫著又超過1000字了,那就下一篇繼續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yan / 小凱
  • 我對於您說的簡體書一事頗為認同.
    每次我看完原文書, 就會很好奇是否有出版社發行中文本了.
    十之八九都是簡體版本 (包括最近那一篇"The everything store-Amazon 書店的故事), 可以解釋為對岸人才多, 市場大.
    但相對而言, 或許造成台灣許多人就減少看到一本好書的機會.

    現況難以改變, 只能加強自身能力.
    我剛看完"戰爭遊戲"中文本, 因為後面三集小說只有英文版,
    所以去 Amazon 訂了全套四集, 看到很多青少年都可以讀原文版的"哈利波特"或"飢餓遊戲"小說, 自己也想試試看讀讀原文小說,
    就當成挑戰的新目標吧!
    等哪一天有辦法四本都看完時, 再跟您分享續集的故事.
  • Hi Ryan,
    是啊!看到大陸對文化產業的關注遠超過台灣,心中是有些焦急的。
    而我女兒國三的班上,竟然還有一大半同學認為大陸就是落後差勁的地方,對中國充滿鄙夷。真是非常可怕的夜郎自大愚昧無知。
    戰爭遊戲書蠻好看的,也期待您看完續集的分享。^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3/20 14:15 回覆

  • 牛奶的家
  • 剛剛在你的部落格閒逛時,看到你居然寫服貿這議題,中性部落格不怕爭議,好!
    當時為了服貿這議題,我幾乎時時跟他人筆戰。不過現在不是筆戰,因為現在的立院甚至傳出直接「逐條審查,全案表決」的聲音。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對你說的條約不平等以及過程太草率有點意見。
    其實歷來台灣是極端限制大陸的,但相對的,大陸卻沒如此多的限制。
    為何服貿當時吵叫的人,現在都沒聲音了,因為就內容而言,其實是挑不出什麼鬼的。
    至於你說的大陸文風一事,大陸在二、三十年前的確有著文革的斷層,但現在早就補上了,而且大陸倒底是人多,需求競爭也大。反觀台灣的學生素質普遍退後,再加上富不過三代的效應,所以才產生你所說的感覺。
    台灣可惜了,而且看來是沒救了,現在只有等著死而復生了!
  • Hi,牛奶的家,
    唉!我也是很替台灣的未來擔憂,我們這一代也就算了,以後我們的子女、甚至孫子女那一代,會是什麼光景呢?
    我女兒今年要考大學,他們學校去年頂尖的學長姐都很多都出國去念大學了,包括幾位是去大陸北京大學,其他留在台灣的也都是以醫學系為第一志願,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從小占了許多資優教育資源的人才,但最後可能對台灣的基礎科學研究不會有幫助。
    台灣整個教育體制有很多問題,但新政府好像也沒有注意到,感覺國家還是為了政黨利益和意識形態在空轉。我們好像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總覺得要是能讓園區一些科技公司的CEO來當執政團隊,台灣一定會好很多,可惜現在這種惡質的選舉文化,根本沒有人才想來淌這個渾水。
    唉!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9/25 10:56 回覆

  • 牛奶的家
  • 其實商業經營與治國還是有差距的,台灣非基層出身,由學仕轉任的政務官從來沒少過,但結果大多非所願。
    仕商重視的利與國家的利是有差距的,效益評估更是南轅北轍。倒也不是說民間無能人,但是受財報限制的習性不是一時三刻改得了的,加上近視短利的政客制肘與只知私利的民主選民,能有作為實在需要的是另一種才能,政治運作的才能。
    澳洲前總理保羅基廷只有高中畢業,但一路由基礎政治爬到澳洲總理大位,帶領澳洲闖出一番局面,就算最後因為短利的民意讓他下台,我仍然認為他的經濟政策是對的。同樣的,紐西蘭為了國家長遠的發展,取消部分社會福利制度,讓紐西蘭能面對國際競爭的地位,這種為顧國家大利敢於犧牲選票的行為,都不是台灣這些政客敢做的。
    這話題就打住了吧,因為我的意見太多了,你會煩的。
  • Hi,牛奶的家,
    是啊!台灣目前的問題是大家都不敢做出會失去選票的政策決定,導致國家沒有長遠的規劃。其實我個人是覺得科學園區許多公司的老闆治國能力應該都會比一般政客好(畢竟公司能長久經營也是要有遠見)。謝謝您提供澳洲與紐西蘭的例子,也許這也是選民要有一定的水準才能成功。
    謝謝您分享看法,不會煩啊!:)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6/09/27 14: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