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MjA5NjgyMzY1NV5BMl5BanBnXkFtZTgwOTk3NTY2NjE@._V1_UX182_CR0,0,182,268_AL_  

這部 2015年最新改編的電影『馬克白(Macbeth)』號稱是最原汁原味的電影改編版,片中保留了大部分莎翁劇本裡精華的台詞與段落,只在情節上做了小幅修改。忠於原著的對白以及描寫戰爭的特殊詩意攝影,讓它在包括坎城影展在內的各大影展中獲得多項提名,麥可法斯賓達以及瑪莉詠柯蒂亞這對銀幕馬克白夫婦的演技也獲得廣大好評。我個人也蠻喜歡這部影片,尤其是片中有幾項超脫出莎翁劇本的小改編(尤其是馬克白夫妻間微妙的關係變化)很是高明,頗令人佩服,以下就來說明。

 

大家都知道,莎翁名劇『馬克白』的故事大綱就是蘇格蘭大將軍馬克白聽了女巫預言、在妻子鼓勵之下弒君篡位,之後倒行逆施剷除異己,天怒人怨之下最後走向滅亡。這對夫妻在弒君前後的心理掙扎與其中出現的許多經典名句可說是本劇的精華,而一般提到『馬克白』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就是馬克白夫人那一雙洗不掉血跡的雙手。在本片中馬克白夫人除了要洗血跡,還要忍受馬克白封王之後對她女性魅力的忽視輕蔑,是電影在改編上很別出心裁的一點,堪稱是「悔教夫婿覓封侯」的馬克白夫人版。

 

有鑒於一般觀眾看過本片後的感覺是:對白太過典雅復古、全片太過忠於原著所以有點「悶」(的確,莎翁劇本中許多經典名句雖然值得細細品味,但如果只是在片中一閃而過地看一次,可能會有點難以體會其奧妙),所以接下來我想順著劇情,把影片改編之處以及經典名句列出,紮實地總覽一下這個故事。由於字數較多,將拆成上下兩篇,還請您耐心指教。:)

 

首先,根據梁實秋先生翻譯版本的『馬克白』解說,莎士比亞創作這個劇本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為了慶祝當時的蘇格蘭國王詹姆士一世同時兼任英格蘭國王(1603年)。詹姆士一世非常迷信,很相信女巫預言和巫術之類的特異功能,所以莎士比亞才會在劇中放入了三個女巫,而且這些女巫大量的預言是左右整個劇本的關鍵。

 

電影中將這三位女巫(還外加一個小女孩)的造型設計得有如遊民,在視覺上似乎沒有太大的說服力(令人覺得她們會有什麼特異神奇力量之類的)。她們在片中所占的份量也不輕,可見在現代編劇心中,雖然已經沒有向詹姆斯一世表達愛戴的壓力,卻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辦法來解釋馬克白的權力欲望野心來源。:)

 

影片開場第一幕,馬克白夫婦埋葬嬰兒的劇情,是原著劇本裡所沒有的。這個改編很聰明,讓膝下無子的馬克白夫婦之後所做的一切(例如馬克白對班珂之子(女巫預言其將成為國王)產生妒意與殺機)有了一種對未來絕望下的合理性。

 

四位女巫在喪禮過後上場,預告了將在戰場上去見馬克白。她們說出了本劇的第一句名句如下:

 

美即醜 醜即美 Fair is foul, and foul is fair.

 

根據莎劇專家的解說,馬克白劇中有許多的弔詭與對比,這句名句即其中之一。

 

接著就是影片最令人稱道的戰爭場面攝影了,導演運用慢動作停格以及紅色色調的影像設計,讓這部戲的頭尾兩場戰爭戲即使場面不大,仍舊呈現出史詩格局。


馬克白在戰場上接連大勝之後,遇到三女巫預言他將成為國王,勾起了他的權力欲望。他在與現任國王鄧肯一起凱旋返鄉前,先寫信給妻子,透露這個預言的秘密(當然其中也有與她商量將下來該怎麼辦的意思)。馬克白夫人接到信後,顯示出女性的堅強毅力與果斷意志,她的內心獨白名句如下:

 

來吧 Come,

你們這些關注凡人意念的精靈 you spirits that tend on mortal thoughts,

讓我擺脫女性的柔弱吧 unsex me here

讓最兇殘的冷酷從上至下灌注我的全身 and fill me from the crown to the toe top-full of direst cruelty.

你們進入我的胸懷 將我女人的乳汁變成苦膽汁 Come to my woman's breasts and take my milk for gall,

快到這兒來吧 讓我把我的精神灌注到你的耳朵裏 Hie thee hither that I may pour my spirits in thine ear

讓我用三寸不爛之舌 and chastise with the valour of my tongue

把阻攔你得到金王冠的障礙全都清除掉 all that impedes thee from the golden round.

你給我的信讓我超越了混沌的現時 Thy letters have transported me beyond this ignorant present

此時此刻 我已感受到了未來 and I feel now the future in the instant.)-PS.此句在原著中是出現在馬克白夫人見到馬克白時說的第一句話,電影將其前挪到讀信的段落。

 

整理這些句子時才發現,馬克白夫人很喜歡用乳汁來強調她的女性與母性特徵。^_^接下來會有句有夠恐怖的台詞,也與乳汁有關。這讓人更佩服編劇在全片開始時加上那段馬克白夫婦的喪子之痛了。

 

馬克白夫人顯然很了解馬克白,知道在他的天性中是不可能做出弒君篡位這種事情,更何況鄧肯是為仁君。所以她從馬克白一進門就開始幫他洗腦了。她對馬克白說的名句如下:

 

然而我卻為你的天性擔憂 Yet I do fear thy nature.

你的天性中充滿了過多的仁愛之乳 It is too full o' the milk of human kindness

使你無法走捷徑 to catch the nearest way.

你願意成為一個偉大的人物 Thou wouldst be great.

你也不是沒有野心 但卻沒有與之配套的邪惡 Art not without ambition but without the illness should attend it.-PS.這些句子在原著劇本中是馬克白夫人先前讀信時的內心獨白,電影將其後挪到此。

為了騙過世人 就得作出世人的樣子 To beguile the time, look like the time.

你的眼睛 手和舌頭都得作出歡迎的樣子 Bear welcome in your eye, your hand, your tongue.

顯得像是一朵純潔的鮮花 但在表象下要有蛇一樣的狡猾 Look like the innocent flower but be the serpent under't.

 

雖然馬克白夫人意志堅定,想在晚上鄧肯寄宿馬克白宅邸時就將他殺了,讓明天的太陽見不到鄧肯存在(「太陽再也不會看到那樣的一個明天了never shall sun that tomorrow see!」也是名句)。但馬克白猶豫不決,一直到鄧肯在酒宴上宣布要立兒子馬爾康為儲君(在原著劇本中鄧肯先前在軍營中早已宣布馬爾康為繼承人,並不是在馬克白家中宣布。電影這樣改編讓馬克白的態度變化有跡可循,是很不錯的),馬克白才真正猶豫是否要下手殺他。他心中的掙扎名句如下:

 

如果暗殺能夠獲取正果 If the assassination could trammel up the consequence

又能消除其後果的話 and catch with his surcease success,

如果這一擊能夠讓事情在這裏大功告成並畢其功於一役 that but this blow might be the be-all and end-all here.

那麼在這裏 在這人世的涯岸與沙灘上 But here upon this bank and shoal of time

我們就顧不得來世了 we'd jump the life to come.

但在這種情況下 我們在此仍擺脫不了現世的裁判 But in these cases we still have judgement here.

我們立下了血的先例 教人殺人 That we but teach bloody instructions which return to plague the inventor.

必將禍及始作俑者 This even-handed justice commends

給別人下毒者 必將自飲毒液 這就是公平的正義 the ingredience of our poisoned chalice to our own lips.

 

就在馬克白回到家中仍舊猶豫不決時,馬克白夫人祭出法寶了-「女性魅力:性」。她除了引誘馬克白解放性慾之外,還說出了激將法的名句台詞

 

只要你敢做 那你就是個男子漢 When you durst do it, then you were a man.

要是你比以前更敢做敢為 And to be more than what you were,

你就比男子漢更偉大 you would be so much more the man.

我曾經哺育過 I have given suck

知道怎樣鍾愛吮吸過我的乳汁的嬰兒 and know how tender 'tis to love the babe that milks me.

可是 我倘若發過像你那樣的誓言 I would, while it was smiling in my face,

那我可以在嬰兒衝著我的臉微笑時 have plucked my nipple from his boneless gums

將乳頭and dashed the brains out

從他的嘴裏拔出來 把他的腦袋打碎 had I so sworn, as you have done, to this.

(PS.最後這三句恐怖台詞讓本片『馬克白』成為母親節要避開的影片之一^_^)

 

我想大概沒有哪個男人在聽到正與自己親熱的老婆說出這樣的狠話之後,還能無動於衷吧!^_^值得注意的是,原著劇本中並沒有放入馬克白夫婦親熱的劇情,現代的電影尺度大開放,在電影中加入「性事」已是司空見慣。這裡電影中放入馬克白夫人主動誘發馬克白性慾、成功達成目的,是很好也很重要的改編,因為可以對照後來馬克白封王之後對她女性魅力的忽視,關於這一點稍後再來討論。

 

接著馬克白就趁鄧肯熟睡時將他殺了。在原著劇本中,對於馬克白行兇的過程幾乎沒有描述。但在電影中,導演花了很長的時間詳實記錄了馬克白猛刺鄧肯的過程,而且拍得相當血腥殘暴(可以說是遍地血漿了)。我想這其中的用意不言而明,稍後可以對照馬克白夫人發瘋夢遊時的台詞來看。

 

而電影在此有一個更加高明的小改編,就是馬克白在行兇之後,說出這段名句:

 

倘若我在此事發生前一個小時死去 Had I but died an hour before this chance,

我也算是有過一段幸福的時光 I had lived a blessed time.

因為從這一刻起 But from this instant

人世就再也沒有什麼值得認真的事了 there's nothing serious in mortality.

一切不過是玩笑 All is but toys.

聲名和美德已經死去 Renown and grace is dead.

生命之酒已被飲盡 The wine of life is drawn

這酒窖中唯一可炫耀的只剩下了酒渣 and the mere lees is left this vault to brag of.

 

在原著劇本中,馬克白這段名句是在隔天清晨鄧肯屍體被發現後,他假裝吃驚悲痛、在大家面前說出的。而在電影中將此改成馬克白在行兇之後立刻就說出來,而且是說給自己聽的。這樣的改編對人性中面對「鑄下大錯再也無法回頭」的悔恨感是有更深刻的詮釋,是很厲害的小改編。

 

馬克白行兇之後,失魂落魄回到家中,馬克白夫人看苗頭不對,趕緊去將行兇現場佈置成嫁禍給爛醉如泥的國王侍衛的模樣。這時馬克白獨自說出這段名句:

 

這是一雙什麼樣的手 What hands are here?

它們要把我的眼睛摳出來 They pluck out mine eyes.

傾汪洋恣肆的大洋之水 能把我手上的血洗乾淨嗎 Will all great Neptune's ocean wash this blood clean from my hand?

不 No,

我的這雙手恐怕倒會把浩淼的海水 this my hand will rather the multitudinous seas incarnadine,

從碧綠染成殷紅呢 making the green one red.

 

馬克白夫人佈置現場完成回來後,也說出這段名句:

 

我手上的顏色和你的手一樣了 My hands are of your colour,

但我的心卻恥於變得蒼白 but I shame to wear a heart so white.

有一點兒清水就能把咱們從這件事中洗脫出去 A little water clears us of this deed.

這多容易啊 How easy is it then.

 

當然,後來馬克白夫人會發現這一點水是洗不掉鄧肯在她心中留下的血跡的,不過這是後話了。故事劇情開始進入鄧肯屍體被發現後眾人的慌亂、鄧肯之子馬爾康逃走、以及馬克白受封為王。


究竟馬克白當上國王之後,心性會有什麼變化?他與馬克白夫人之間的關係又產生什麼微妙的變化?馬克白夫人色誘丈夫去篡位之後,生活滿足快樂嗎?請繼續看下一篇的介紹。接下來重頭名句即將出現,希望您還有力氣看下去。^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