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家先生一位老朋友的婚姻似乎出現了危機,這已經是他的第二段婚姻了,一次聚會中,禁不住我先生的安慰,他竟然掉下了男兒淚。所以我家先生回到家後,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真的要珍惜現有的幸福啊!還好人生有找到合適的伴侶。”

這讓我有些小小的感動,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大概每對夫妻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很難化解的問題,但是如果抱著珍惜幸福的角度來對待這些問題,可能生活也會比較愉快。

看到這裡您大概會覺得一頭霧水了,為什麼我要說這些呢?這和電影心得有甚麼關係呢?^_^

因為這讓我聯想到本周上映的一部墨西哥電影”毒粉風暴(HELI)”。

別誤會,這部電影不是一部講婚姻相處的影片,而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毒品寫實片,片中充滿了極為逼真的暴力與性愛鏡頭,年紀輕輕的導演阿瑪特艾斯卡藍特(Amat Escalante)也因為特殊的寫實手法,得到了2013年的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

墨西哥惡名昭彰的毒品問題是本片的背景,故事敘述墨西哥一個腳踏實地努力工作的無辜家庭,陰錯陽差被捲入毒品案後,所面臨文明社會中無法想像的荒謬處境。當毒販勢可敵國、警察不像警察、法律不可信賴、法治成為笑話時,平民百姓要如何在這樣的國家亂象中生存?要如何在這樣的社會恐懼中生活?

-------下一段有雷-----------

讓我們以影片的主要觀點人物(在汽車廠工作的兒子,也就是本片主角Heli)的身份來想想這樣的生活。你每天在汽車廠上夜班、過著經濟不富裕又擔心失去工作的生活、妻子在生活壓力下拒絕與自己行房、小妹妹的男友偷走毒品惹禍上身、不僅被刑求後當眾吊死在天橋上示眾、還殃及無辜、讓自己家禍從天降、父親莫名其妙地當場被革斃、自己被刑求、小妹妹被綁架成為性奴隸、自己好不容易克服恐懼終於向警方求助後、卻受到女警官的性騷擾、工廠又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開除了自己、好不容易妹妹逃回家中、卻必須面對她的心靈傷害與墮胎醫療費、、、、、、。

-------------雷區結束---------------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必須自己承擔,社會制度不會伸出援手,這是一個沒有法治可以依靠的國家。

這樣的生活,處在台灣的我們能夠想像嗎?

看完這部片,我們會對生活在一個有法治的地方是多麼心存感謝,這部片讓我們看到,生活在一個不能信賴法治的國家,是多麼的恐怖與無力。

這就回到為何我會因為友人的失敗婚姻而聯想到這部影片的原因。

因為沒有人的婚姻是完美的,珍惜現有的婚姻幸福是重要的。同理,沒有國家是完美的,珍惜台灣現有的民主法治制度是重要的。

台灣也許還不夠好,政治社會的制度結構上還有一些缺點,但是沒有不好到人民必須踐踏現有值得珍惜的法治制度來抗議這些缺點。對比這部片中的墨西哥,台灣民眾真的是要惜福啊!

我想問問近期台灣採取激進手段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您希望台灣成為墨西哥嗎?

還是回到影片心得來作結束吧!

本片用極為殘酷且特殊的鏡頭設計(不論是刑求場景的長時間近拍,還是復仇場景的長鏡頭遠拍,更特別的是主角妻子目睹家中被暴力洗劫殘破景象後的無言倒退鏡頭),逼使觀眾來體會墨西哥居民的恐懼與無奈。片中讓小孩在大人的教唆下參與刑求,這些孩子對暴力的麻木不仁,也象徵了導演對墨西哥未來的憂心。影片最後讓主角只能靠自己的原始暴力來懲治侵害妹妹的壞蛋,之後他與妻子間完美的性生活,似乎也象徵著脫序的日子還是得靠自己的力量才能回到正軌,只是必須付出釋放心中殘暴本質的代價。

很值得觀賞的影片,但是只在台北上映,觀眾還是只能自力救濟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teacherwu723
  • CFS 您好…

    前一陣子才看到這部電影的介紹,
    想不到 您動作這麼快,
    這部我也期待他的Blu-ray …

    其實毒品的問題,
    在台灣國高中的校園, 應該會越來越嚴重…
    只是毒品的層級不同而已,
    經常告訴自己的學生,
    不要去一些學生不該去的地方,
    飲料及煙裡面, 都是一些自己的熟識的朋友來陷害!!

    我昨天跟我的一位研究生閒聊,
    我承認我是”偽善”的中產階級,
    我家電視現在已經是裝飾品,
    我的學生在大笑!!

    星期四應該會去看”羅馬浴場2” ,
    還是看電影最開心, 最省錢的娛樂,
    哈哈…..!!

    TKS!!
  • Hi, Movie Fan,
    抱歉晚回了,勞動節我家先生放假,我的自由時間反而減少了。
    現在大家的政治立場及意識形態都已經涇渭分明,很難改變了,老實說我有點擔心台灣的未來。
    哈,看了羅馬浴場2啦!失望吧?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03 21:38 回覆

  • 孤人
  • >>但是沒有不好到人民必須踐踏現有值得珍惜的法治制度來抗議這些缺點。
    >>我想問問近期台灣採取激進手段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您希望台灣成為墨西哥嗎?

    你如何論證這些行為會導致台灣成為墨西哥如此?如果可以也請解釋一下踐踏的定義.

    我看不出來為何公民為何要姑息這些會傷害台灣大多數人民的行為,可是我倒是看的出來這些言論缺乏對社會基層的同理心與基礎的邏輯能力.

    久疏問候一來就講這個真是抱歉了.
  • Hi,孤人,
    好久不見,的確,您一來就講這個還真是像你的作風。^_^
    我當時寫這句話時,也想過沒有明確論述的問題,但是實在不想花太多時間來寫,不過既然你問了,我就用最偷懶的方式回答您。
    我想只要將墨西哥的毒梟所擁有的武力換成台灣的民粹暴力就可以了。
    墨西哥之所以會變成一個一般民眾沒有法治可依靠的地方,就是因為警察及政府勢力不敵毒梟,公權力不敢動他們。
    你看看台灣在在民粹當道的氣氛下,所有的激進違法手段,只要跟民意民主扯上邊,大概都幾乎沒事。警察不敢執法、政府不敢法辦,大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混過去。你看那個號召群眾進攻行政院的人,會不會有事?你看那些擋人車子阻人交通的會不會有事?你看那些攻擊警察偷拿東西的會不會有事?
    如果只要形成一股或真或假的民意洪流就可以不遵守法治,政府也沒有魄力要維護法治,台灣的未來應該就會變成一個普通民眾沒有法治可以依賴的地方。
    那就是我所說的墨西哥。我想您可以看過這部片後再來一起討論。
    至於踐踏,就是指視之為無物,而大家之所以可以將現有的法治制度視之為無物,就是因為覺得自己的訴求最重要,整個社會歷經多少年才建立起來的民主與法治制度不重要。
    >>我看不出來為何公民為何要姑息這些會傷害台灣大多數人民的行為,可是我倒是看的出來這些言論缺乏對社會基層的同理心與基礎的邏輯能力.
    >>
    我想你說的邏輯,跟王丹提出的問題類似,還有你覺得服貿會傷害台灣大多數人的問題,這裡有篇陳真醫師的文章,我想可以一併解決你的疑問,請參考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16475
    文章很長,但很值得看,此人學識不凡,我說不清楚的他都幫我說了。
    至於缺乏對社會基層的同理心,我倒是覺得正好相反,孔子不是有句話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嗎?我就是心很軟,沒辦法看到不能獲得民粹青睞的一方受害受苦。
    例如這兩天因服貿學運執勤過勞中風的那個警察終究死了,有哪個人對他家屬表示了同理心?還是您也要問問他家屬是否能辨證他的死亡是因為學運所造成的呢?
    今天去聽劉岠渭老師講貝多芬九大交響曲,很有感慨,胸襟與氣度,大概台灣人目前最缺乏的了。
    另外在廁所排隊時也讓我很有感觸,台灣社會花了多少年,才從上公廁不排隊、到各自排在一間一間廁所的門口、靠運氣看誰先上到、到現在大家自動在公廁大門口排成一列,輪流進到有空位的廁所間。這是一種多文明多公平多互相尊重多聰明的方式。
    而目前這一波波強烈手段的社會運動,就像是把大家又打回不須排隊的原始狀態了。
    最後這一段有點詞不達意,希望您能了解我的意思。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03 22:43 回覆

  • 孤人
  • 首先墨西哥的毒梟拿來與學運類比就有問題,毒梟的行為沒有正當性,他無法提升任何團體的文化與道德,更不可能讓一個國家有進步.

    學運則是因為反對服貿而起的體制外活動,政府可以統治我們,是因為我們同意,如果我們不同意這個國家的隱契約就沒有意義,可是服貿並沒有經過必須的民主程序,所以產生體制外的活動,可是這個活動存在他的正當性,且很可能對國家有利,因為之前兩岸相關協議無須如同其他國際協議一般經過立院,現在因為兩岸監督法就必須經過,那些一小搓希望回祖國懷抱的人動手腳的空間就變小,因此學運對國家主權與法治存在不可沒滅的貢獻.

    關廠工人.大浦案.石虎事件.中正一分局違憲事件.這些事情如果照體制走你覺得有結果嗎?這些人照體制走就是活活被逼死而已,而且沒有人知道,也沒有補償,更別提有人需要負責.所以我才說你對基層民眾沒有同理心.

    我真的很難理解你是把我當白痴還是你白癡?毒梟跟學運類比?這麼蠢這麼誇張的話你都說的出來?

    另外!你提到警察的部分你就覺得我會買單嗎?警察在這個事件裡算是可憐之人有可恨之處.那就是他的工作,就跟軍人有天可能會死在戰場是一樣的,你一開始就該有覺悟,只是看你要在能力範圍內如何做出智慧的選擇,死在這樣可恥的戰場,我坦白說是一個愚蠢的選擇,如果我是警察,我願意死在跟黑道火拼的戰場,因為哪是為社會安定的重要戰場,可是死在一個維護錯誤政客與相對正確性高的學生的對立面的戰場?!如果是我有機會告訴家人遺言,我會說我的葬禮不要跟警察有關,因為我死得很可恥,我很後悔我幹嘛不辭職還是那陣子還是想辦法不上班那類的.


    題外話一下,事實上我也很懷疑服貿在經濟面對台灣有沒有幫助,服貿與ECFA有許多項目重疊, ECFA並沒有讓台灣更好,那為什麼我們要相信服貿利大於弊.


    另外你這些
    >>台灣在在民粹當道的氣氛下,所有的激進違法手段,只要跟民意民主扯上邊,大概都幾乎沒事。警察不敢執法、政府不敢法辦,大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混過去。你 看那個號召群眾進攻行政院的人,會不會有事?你看那些擋人車子阻人交通的會不會有事?你看那些攻擊警察偷拿東西的會不會有事?


    你可能不是很關心時事,現在這些人都逐步被約談,都在照法律程須走,而且說真的我不覺得政府不敢辦,這些人都會被清算的,因為台灣的政治體系,個性軟又善良的人是爬不上來的.

    https://www.facebook.com/angela.lai.908
    你可以看賴律師4/30的一個紀錄,開頭是"我已經好久沒這麼生氣了。"

    為了讓你理解一下體制外活動對社會的正面性,我推薦你看這個
    http://timeandimage.pixnet.net/blog/post/183721337

    至於你提的踐踏,有幾個問題,首先破壞體制與民主的是政府,而且這個破壞長久看來可能危及國家主權,所以體制外活動的正當性就成立了(先說!我不是說當政府錯了我們什麼都可以,只是目前為止都在我可接受的範圍),是政府踐踏了我們的社會,我們用體制外的力量把他拉回來,這個邏輯順序很難嗎?為什麼我還需要幫你說明一次?

    另外你推薦的文章我看完了,他講林義雄的部分我可以同意,他談民意的部分是垃圾.
  • Hi,孤人,
    唉,您的思考與語言的模式就與現在的民粹者一模一樣。都是覺得自己的想法最有道理,別人只要不認同你們,你們就可以毫不尊重地任意辱罵對方。台灣這個自詡為文明的地方,如果終究是讓這股勢力當道,那我真的無話可說。
    您們的通病,就是不下功夫去了解別人想說的話,只是很表面地覺得不認同,就要加以嗆聲(當然,我承認我也許也會有這個毛病,但我能做到的就是自己發發牢騷,不會跑去人家家罵人)。
    比如說,我這個墨西哥的比喻,重點是在法治崩塌的原因以及結果,還有那種無法依賴法治生活的恐懼。我若是你,在罵人白癡之前,我一定至少要先看過這部影片,才能了解對方為何有此感慨。
    我也到您的BLOG看了,說到白癡,您在此對辯證頗為要求,但卻很輕易地相信馬英九是大陸走狗之類的網路謠言,也接受馬英九是獨裁者這種論點。您這下知道我們對於這樣的謠言與論點竟然有人信是甚麼感覺了嗎?
    我對於弱勢團體的抗爭沒甚麼意見,他們的確是需要用強烈的手段才能獲得重視解決問題。
    但是反服貿以及反核四的人不是弱勢,而且他們也沒有道理忽略台灣應該至少還有對等的人數是與他們意見相反、贊成政府決定的。但是只要贊成政府,就被你們說成是順民,我們的確是順民主流程所形成的政治體制,因為我們沒覺得自己的意見可以代表全台灣人的意見。
    >>那些一小搓希望回祖國懷抱的人動手腳的空間就變小>>
    >>警察在這個事件裡算是可憐之人有可恨之處.那就是他的工作,就跟軍人有天可能會死在戰場是一樣的,你一開始就該有覺悟,只是看你要在能力範圍內如何做出智慧的選擇,死在這樣可恥的戰場,我坦白說是一個愚蠢的選擇,如果我是警察,我願意死在跟黑道火拼的戰場,因為哪是為社會安定的重要戰場,可是死在一個維護錯誤政客與相對正確性高的學生的對立面的戰場?!如果是我有機會告訴家人遺言,我會說我的葬禮不要跟警察有關,因為我死得很可恥,我很後悔我幹嘛不辭職還是那陣子還是想辦法不上班那類的.>>
    您自己看看這些話的邏輯在哪裡?
    另外,如果社運的大頭們最後確定有事的話,麻煩通知我一聲。
    其實陳真的文章中有一件事是最重點的,就是他點出目前台灣是個不論是非只有意識形態的地方,說到底,一切都還是統獨問題這個陰魂不散在作祟。
    但是不管如何,我是個老派的人,總覺得人與人之間要互相尊重,我不能明白為何有人覺得自己有權利任意辱罵別人。大家都是文明人,只有得大頭症的人,才會覺得自己有這個權利吧!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04 22:53 回覆

  • 孤人
  • 不好意思,別人怎麼樣我不知道,尤其是你所謂的民粹主義者,可是這大該10年來,我都是有什麼事實我就罵什麼,對象從我父母到親朋好友我都是如此,絕不放水只會更狠而已,一個人如果不想被我罵白癡,那他就應該不要做愚蠢的類比.

    如果你希望我尊重你,你一開始就該尊重我還識字並有基本的邏輯能力,不要拿些狗屁不通的東西來跟我鬼扯.

    >>我想問問近期台灣採取激進手段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您希望台灣成為墨西哥嗎?

    我請你論證一下這些行為會導致台灣成為墨西哥如此?你說

    >>我想只要將墨西哥的毒梟所擁有的武力換成台灣的民粹暴力就可以了。

    這個類比蠢到不行,第一你得證明台灣這些是民粹暴力,一個可能會影響大多數人的貿易政策隨隨便便要過關了,我們用體制外力量逼他照規矩來哪點民粹了?何況這個服貿好不好還很難說,當初簽ECFA有個大陸走狗說會黃金10年,說薪水會漲失業率會降,服貿很多項目其實就ECFA的項目,我看不出來我為什麼要信任這個政策?何況來自一個633不只跳票而且差別頗大的爛人.更別提其他的公民運動他的正當性是如何牢不可破.

    第二,你如何論證這些讓政府體制更加健全的公民運動會讓台灣墨西哥化?

    http://disp.cc/b/163-7D5u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05335649607045&set=a.102183939922219.2270.100003918390219&type=1&theater

    這兩國墨西哥化了嗎?還有其他多的是的國家墨西哥化了嗎?你跟政府用一樣的手法,如果不如何如何台灣會怎樣,拜託!不要學政府那種自己智能不足就看不起別人的智商的辦法好嗎?明明就有腦用點腦不是很好嗎?台灣是一個民眾比政府強太多的國家,我們的工時世界第3長,這最少證明台灣人很肯做(雖說我不喜歡這個證明法),我們的勞工在外資評比一直是亞洲前幾名,這說明什麼?說明如果台灣有什麼問題已經不再台灣人身上,而是管理的人能力不足.對了!!還有那些幫腔為虎作倀的人也應該算他們一份.

    >>您在此對辯證頗為要求,但卻很輕易地相信馬英九是大陸走狗之類的網路謠言,也接受馬英九是獨裁者這種論點。您這下知道我們對於這樣的謠言與論點竟然有人信是甚麼感覺了嗎?

    我對你有什麼感覺沒興趣,就跟我對我覺得思想隨便的人想什麼沒興趣一般.

    1.馬英九在2001年亞洲女足賽因中國參賽沒收國旗,2005年多項賽事如汽車金卡那國際大獎賽、亞青杯柔道賽、世界溜冰賽等等也因中國參賽,馬英九就拒絕中華民國國旗入場。2008年11月,在陳雲林事件中,馬政府暴力鎮壓拿國旗群眾;2008年12月,國旗也得迴避中國貓熊的登台秀。當時,從南投霧社國立仁愛高農退休的劉柏煙老先生,因痛心陳雲林來台,馬政府卻禁止人民拿國旗甚至折斷國旗,因此在11月11日以身殉道於台北自由廣場。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2022

    2.一中原則與92共識,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什麼麻煩自己去查,明明我們就是不同國家,一個總統成天把這掛在嘴邊,不想辦法突破,怪不得他要求官員在公文與口頭上不得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只能稱大陸.我覺得投他的人應該自己去做一下智力測驗,尤其是讓他連任那次的人,因為我覺得第一次犯錯是可以諒解的.

    3.上任來重要的政策如ECFA與服貿都是親中且對台灣幫助不大(我是想說沒有幫助,可是應該還是有關係企業獲利,只是台灣總和是負分),更別提台灣整體環境一直惡化,房價問題,低薪問題,企業轉型問題(附帶一提我個人是認為進出口競爭力的強弱是你製造業技術強弱的問題,貿易關稅比較其次,不過我的專業不再這裡,你隨便聽聽就好),我個人是有個陰謀論,我發現網路上有些人也這麼想,什麼情形下台灣人願意跟中國成為一個國家?大該是我們非得靠他們賞口飯吃的時候,所以逐步的削弱台灣就是統一的必要步驟,否則我想不出一個完全執政的政黨加上一個勤勞高效率的民族,為什麼是這樣可悲的狀況.

    4.他的女兒住在我們的敵對國,中國除了敵對國沒有別的更適當的稱呼,因為他對我國的主權.土地有野心,更別提在外交上的干預行為,一個總統容許他的家人住在敵對國,只有一個可能,他不覺得那是敵對國,當他如此認為的時候,他就背棄這片土地了.

    4.屢屢做出對台灣不利的決定,並且是在有相當的民意反對之下,然後還用公僕與國家資源對抗人民,這不是獨裁的行為?哪什麼才是獨裁的行為?

    等等!我突然好奇你是怎麼想的了?這麼多顯而易見的事情,你還不覺得馬英九是大陸走狗之類的,你這類的人一定有奇蹟般的腦袋.

    >>反服貿以及反核四的人不是弱勢,

    反服貿我所知的主流聲音是兩安監督條例過關才可進行,我不認為有什麼不妥,因為他不是完完全全的反對,如果服貿能通過兩安監督條例他也能過關,這也是尊重了贊成的人.

    核四問題,我國沒有能力處裡核廢料,核四在我所知也不是安全的核電廠,反對是必然的,我不完全反對核能,前提是我們能完全駕馭他,可是如果公投結果大家要核四,那我會尊重(假如有公投的話).

    你都知道反服貿以及反核四的人不是弱勢,他背後有強大的民意,你又如何能接受政府要無視這些聲音通過他?

    至於你問我關於”希望回祖國懷抱的人動手腳的空間就變小”以及警察那段話的邏輯,我已說明為什麼我認為馬是大陸走狗,回祖國懷抱這段邏輯自然沒問題,至於警察的部分,身為人民的公僕,站在人民的對立面過勞死,怎麼看都不是光榮的死法,我自己也從事過危險的工作與危險的事情,我每次都會思考值不值得,我想這才是正確的人生態度,他選擇死在對抗人民的戰場,如何有榮耀可言?

    >>陳真的文章中有一件事是最重點的,就是他點出目前台灣是個不論是非只有意識形態的地方,說到底,一切都還是統獨問題這個陰魂不散在作祟。

    台灣所有重要的對外與軍事策略都跟兩岸關係有關,所有策略你不思考這點就是死路,你跟陳真是不是太天真了一點?怪不得你覺得他此人學識不凡,腦子還真是奇蹟的不平凡.

    >>但是不管如何,我是個老派的人,總覺得人與人之間要互相尊重,我不能明白為何有人覺得自己有權利任意辱罵別人。大家都是文明人,只有得大頭症的人,才會覺得自己有這個權利吧!


    你的價值觀如何我不在意,我不會因為要尊重你,當你說狗屎是蛋糕時我就委婉說請您看清楚.如果你希望我不要罵你,你只有2個選擇,1是直接無視我不要回應,因為言論是你的自由2.拿出具有說服力的言論,不要以為別人是白癡.


  • Hi,孤人,
    您花這麼多功夫來討論,我不回實在不好意思。
    我也才發現其實有個癥結點我們是在各說各話。

    >我想問問近期台灣採取激進手段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您希望台灣成為墨西哥嗎?

    我請你論證一下這些行為會導致台灣成為墨西哥如此?你說

    >>我想只要將墨西哥的毒梟所擁有的武力換成台灣的民粹暴力就可以了。

    我不反對社會運動,我反對社會運動採用激進暴力手段。
    而您所試圖要說明的是社會運動的正當性與重要性,這兩者是不互相違背的。
    至於對馬總統的批評,那就真的是統獨意識不同,再怎麼辯論都不會有結果的,大家選擇相信的觀點差太多,誰也不可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來看事情。
    所以這些時間就省下來了吧!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06 22:33 回覆

  • 路人甲
  • 民主社會不就是要容納多方意見嗎???
    部落格本來就是抒發個人心聲的地方,
    格主闡述了自己的看法,訪客可以選擇認同與否,
    也可以針對格主文章回應自身心得,
    不過...某人回應言詞口氣激動就算了,
    居然還大辣辣的罵人白痴....
    看來是完全不懂「尊重」的意義啊!!
  • Hi,路人甲,
    哈哈,謝謝您為我打抱不平啊!我與這位孤人網友已在網路上交流很久了,他是位很有想法的人,也是為業餘詩人,您可以去他的部落格看看,有些內容是蠻特別蠻有意思的。基本上我很重視他的意見,只是他說話比較直接。
    這次牽涉到政治議題,他就更激動了,我算是趴著趴著中槍。^_^
    難怪有人說遇到統獨問題大家都會失去理智,我想我們都是這樣互相覺得的吧!
    多謝啊!歡迎常來交流。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08 18:06 回覆

  • 孤人
  • 沒什麼好不好意思的,那對我沒什麼意義

    >>我不反對社會運動,我反對社會運動採用激進暴力手段。

    現在又變成暴力了是嗎?我認為看一個問題最好的方法是看他的本質,如果二戰的納粹出了10個善良的軍官,那納粹的本質變的善良了嗎?如果建中.台中一中.雄中各自出了10個不念書的小孩,那這3個學校變爛學校了嗎?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幹嘛要講一次,你該不會是在裝傻吧?!這幾波社會運動從來就不把暴力當成主要選項,那也不是他的核心價值,我個人觀察他只在不得不的時候使用一個程度的反擊力量.

    >>另外,如果社運的大頭們最後確定有事的話,麻煩通知我一聲。
    你可以思考一下最近的預防性羈押,還有政客以刑法153條「煽惑他人違背法令,或抗拒合法之命令者」來 針對社會運動者,跟最近用計程車押人跟拿走手機不讓民眾錄影與撥打律師電話,你還真的覺得未來社運人士不會被清算嗎?


    對馬英九的批評不只是統獨問題,不然我幹嘛拿這麼多例子出來?那是個從行為的觀察判斷,不然你能邏輯的合理他的行為嗎?說你是邏輯能力低落的順民還真是沒說錯.

    你說不再談論我當你是選擇不討論了,只是我有點毛病,別人誤解我的話我就會很煩躁又偏執的再解釋一次.這個話題就到這吧.



    給樓下那個禮貌路人

    我從不施捨尊重,想要尊重只能靠品德與道理來贏取.
    給予邪惡尊重,那不過只是讓自身成為平庸的邪惡罷了.
  • Hi,孤人,
    的確,我們各說各話,似乎再講下去也沒用。
    只是您的最後一句話,似乎你認為不贊成您意見的人已經不光是笨、還是邪惡了,令人匪夷所思。大概我們對笨及邪惡的定義也都不一樣吧!^_^

    Terrisa泰瑞莎 於 2014/05/10 2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