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看這部漫畫是因為看了大亨的部落格
烏鴉的呢喃上的介紹文章,他這一篇寫得非常感動人,對這本漫畫的敘述我再怎麼寫也不可能比他好了,請參閱http://www.wretch.cc/blog/acidman1985/25510098

至於心得,我當然是有一點點自己的想法。自然,我已經離書中主角那樣初出校園的生活與年紀很遠了,所以無可避免,會覺得書中的人物有一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味道,也無法完全明白這些角色抗拒進入成人世界的原因。但是雖然如此,這部漫畫還是很令我感動,甚至主角種田驟然去逝前後的段落,明知劇情太過煽情也太過公式化,卻還是被催淚到幾乎泣不成聲。作者把持著不越過灑狗血的界線,將快要滿溢而出的情緒化成有節制而壓抑的哀愁,時而加入一些令人心酸的插科打諢,在這個巨大的悲劇下,繼續進行著對於夢想實際生活的探討,真的很不容易。

其實書中角色的心情,我們也都經歷過,只不過,當時並沒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及行動讓自己脫離不喜歡的工作,似乎很早就明白:”興趣不能拿來當飯吃的道理。

很奇怪,這本漫畫竟然讓我聯想起好久好久以前看的一個短篇故事車伕之妻,作者是裴在美,上網查了一下,可以看到簡體版的原文:http://www.shuku.net:8082/novels/mingjwx/peizaimeiwx/cfzq/cfzq02.html

這個部落格則有該書介紹:http://novapig.pixnet.net/blog/post/22090815

 

這個故事中的主人翁馬玉祥,就是一個暫時被現實所妥協,但一輩子再也回不去當初的理想的角色。以下節錄一小段我當初看時最有感覺,到現在都還記得的段落:

節錄開始-----------------------------------------------------------------

    起初馬玉祥只是在這片新建公寓地的巷口、三輪車的碼頭泊泊車子。他也同一般車夫閑嗑牙,但大多時候在打盹,或掏出他的小本本來念洋文。據說他曾上過中學,後來跑去當青年軍。

  把書一丟,也就再難拾起來。到了臺灣以為拉車不過是個暫時糊口的事,自己還那麼盤算著什麼時候去上個夜校,遂買了本英文字典,隨時復習,像是為日後的夢打底似的。日復一日,生活的擔子逐日加重,拉車竟成了欲罷不能。那本小字典亦逐漸破爛不堪,頁角全卷了起來,他倒捨不得丟,好像那是與未來光明希望的某種聯繫。他仍舊得意地過著洋文癮,每每拿出本子來念道:chair this is a chairChatlet's have a chat ……一俟人家叫車,便忙不迭將本子胡亂塞進後褲口袋裏,匆匆騎上篷車,賺飯去了。小字典便是在這種情形下給一頁一頁糟蹋掉的。

節錄結束---------------------------------------------------------------

 

怪誕的聯想。不過,也正好記錄了我一直以來也許心底深處不願意面對的事實:"我有能力寫寫文章這件事,對我的意義,是否就像馬玉祥的英文字典對他的意義一樣呢?

只不過是明知人生已然失敗、終將一事無成、自我安慰的一個替代物品罷了!

寫漫畫的心得寫成這樣,可見這部漫畫還真能讓人勾起理想這個念頭。行文到此真有點悲哀的味道了,這篇就此停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risa泰瑞莎 的頭像
Terrisa泰瑞莎

泰瑞莎的文字寓

Terrisa泰瑞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